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臨淄姜健專欄 >> 原創
生活的兩個鼻孔,呼著詩歌,吸著小說(詩小說八首或篇)
    摘要:以前寫的,帶有小說情節的詩

《誤解》

    姜健

晚九點三十五分我如約輕輕推開了

她家虛掩的房門院子的黑暗裏

跑出一個等了好久的女人微顫的聲音

抖動著難言的興奮:“我親愛的人你可來了

你可來了我親愛的人!”

歡迎你呀歡迎你請進呀請進……”

我模模糊糊的發現影子裏她左手好像

拿把刀右手好像,好像還提根長棍

 

 

與往常一樣我要給她一個擁抱

一個熱吻沒曾想我親到了冰冷的鋒刃

也不知咋的了她用一把菜刀

擋住了我勇往直前的嘴唇:“

別那麽急好不好我的笨笨

上我的屋裏等我一會兒我去把大門關緊!”

 

 

在愛人的房間裏等待自己心愛的人這種幸福

無法不讓人發暈我等了好長時間一分兩分

四分五分時間滯緩簡直讓人憋悶忽然

我聽見院子裏傳來嘁哩咔嚓又劈又剁的聲音

禁不住雞皮疙瘩占領了全身約個會幹嗎弄這些動靜

折騰一個愛你的男人難道你練好刀法就要

拿我當犧牲品越想越緊張一種恐怖感

讓我犯困半杯涼茶後面小膽的我埋頭打盹

去夢中尋找失去的靈魂!

 

 

正做夢呢感覺有什麽東西

涼涼的彈擊著我汗涔涔的腦門

一睜開眼一根滴血的手指搖晃著向我的瞳仁延伸

正准備閉上眼高喊救命呢耳邊傳來她撒嬌的聲音

剛才削甘蔗的時候一不小心

削著了小拇指出血可多呢親愛的快給我吮吮!”

吮著她受傷的手指我看見她另一只手

端上了削好的甘蔗滿滿的滿滿的一盆

其中雪白的一根上面還隱隱的殘留著血痕……

 

 

一個啞巴遊擊隊員

            姜健

幾個兒童團員,村旅店他的房間
搜出了十二枚剛裝好引線的炸彈
問他幹啥用的他嗚嗚嘟嘟說不出個所以然
于是,在二丫的指揮下,
孩子們把他五花大綁推搡到村長面前


!孩子們,你們真不一般
你們用實際行動爲根據地的安全作出了巨大貢獻
至于這個壞蛋,那還用問滿
一准是想破壞明天的聯歡
,他陰謀敗露便裝孫子緘口不言
鐵證如山不容他狡辨
拉出去送這個家夥上趟西天!


第二天,當村裏的人們正在載歌載舞,慶祝豐年
一只乌鸦,從山后那个死者的口袋里
銜來了一份沾滿鮮血的公函

人們恍然大悟,大眼瞪小眼,

成了一群泥塑的神仙


那上面

赫然寫著:
茲派某某某同志,到兵工廠提取12枚炸彈
前往敵占區鏟除幾個爲非作歹的漢奸
請予以接洽爲盼。
注:該同志一英勇果敢
因掩護群衆轉移大聲呼喊嗓子已啞了很多年
因他口不能言此公函請仔細查看!

 

 

當一個道具工真的遇見了警察

                 姜健

因爲長期在警匪片裏擔任美工
所以真實的生活在他眼裏
倒成了虛幻的布景
他認爲所有的真刀真槍

全部由木頭做成
因爲那個演小偷的是他很鐵的弟兄
而那個演警察的在生活中卻好色成性

有一天他吃飽了沒事幹在大街上看風景
忽然,街的那端傳來了淒厲的槍聲
一個女的在前邊拼命奔跑
一個穿警服的緊跟其後健步疾行

哼哼這肯定是劇組裏那位色兄
追妹妹追出了劇情
戲過了吧上大街上拍外景

籲――停!籲――停!籲――停!
這像話滿快進攝影棚!!……”
他讪笑著上前拍了拍穿警服的肩膀
忍不住,“噗哧樂出了聲

可當那個穿警服的轉過臉來
却是一个他從未见过的面孔
在陽光下嚴肅而又陌生
怎麽回事,這位老兄?
我正在執行追逃女通緝犯的行動
你懂不懂!耽誤了正事
小心我要你的小命
給你——我的證件
讓你看看英雄怎樣犧牲!

說完,他大步流星,繼續他

頭也不回的戰鬥曆程
而那個美工,望著他倔強的身影
愣了足足有十幾分鍾
他嘟囔了一聲:“
凶幹嗎呀
俺認錯了人還不行!

 

《我为什麽输给了张保》

         姜健

選拔賽上明明是我
抵達終點的時間最早
可嶽爺爺卻偏偏非要把我
攆到馬後邊當了一名專門吸尾氣的保镖
而張保一步三搖
慢得像蝸牛它姥姥
可嶽爺爺卻發給他一把沖鋒號
讓他作了三軍的前哨

 

 

我成天憤憤不平唠唠叨叨
我整日愁眉不展滿腹牢騷
盡管嶽爺爺給我倆發的效益獎不差分毫
盡管嶽爺爺給我倆同時授予一樣的榮譽稱號
——奶奶的沒長眼嘛,我明察秋毫的領導

 

 

有一天嶽爺爺看出了我的煩惱
回過頭來朝我微微一笑
小王同志呀你最近情緒不高
實際上我早就心裏明了
曾记否?那次选拔赛,我給你们设置了怎样的目标??

“哦,當時終點上,您放了一沓子美鈔……
“爲錢奔跑……我當然竭盡全力爭分奪秒……
我嘟囔著臉氣得像腫脹的膀胱突突直跳
“還要不要查尿?俺那天連酒也沒喝,更別說禁藥!”


“哈哈,速度對一個人來說並不是特別重要

先進有可能是些膿包後進有可能才是崇高
坦率的說在金錢面前張保的風格可比你要好……”
――嶽爺爺在抗金的大旗下站定
像一個大大的驚歎號雨澆不濕風吹不倒

 

……   ……    ……


可幾天之後我幫張保洗荷包
扔進洗衣機之後
漩渦裏鑽出了兩張粉色的紙條
定睛一看――我靠!竟然是選拔賽前天晚上的舞票!
怨不得這小子第二天上場發飄
想來是和小宮女上迪士高跳了個通宵!

――我正憋氣呢张保從后面
一把奪過來撕碎了舞票
還皮笑肉不笑

嘿嘿都什麽年代了你还這麽老实巴交
哥們我之所以在你的前邊是因爲我善于研究領導!

 

 

《或者是荒誕:《兄弟連》之姜健改編版》

                  ◎姜健

機艙裏,滿是飛竄的火焰。

戰機的翅膀,已經完全被咔嚓打斷。

 

“姜健,跳傘!”娃娃臉的上尉在喊。

“跳傘,姜健!”上尉在奶聲奶氣的喊。

我倚著艙門,看著高射炮彈

在諾曼底的夜空中盛開著死亡的牡丹,

神經被扯成一碗哆嗦著的拉面。

一時間,我不知道對于上尉

朝我的屁股踢來的靴尖,該不該躲閃

 

賴在上面,死得難看;跳下去,一准玩完;

靠!反正都是完蛋!我橫下一條心:跳傘,姜健!

我閉上一雙眼:姜健,跳傘!

與其在痛苦與痛苦之間,千挑萬選、左右爲難

不如在下落的過程中,把歡樂和生命延長一點

 

我不睜眼,我不躲閃:子彈的尖叫,

在我的聽覺裏是——鳥鳴婉轉;

我不睜眼,我不躲閃:炮彈的呼嘯,

被耳朵篡改成春雷的呼喚;

我不躲閃,我不睜眼:炮火明明暗暗,

像夢中的少女眨著閃閃爍爍的媚眼;

我不躲閃,我不睜眼:落進皇宮,還是落進豬圈;

落進敵人的包圍圈,還是落進情人的花園;

風,說了算

 

在半空中,突然,我猛地發現:我的降速,

明顯要比同伴們快了一點,

像一粒鹽,被重力飛快地扔進沸騰的鍋裏面。

刹那間,悲哀的我驚了一身冷汗:

我的天!我的天!我忘了背降落傘!降落落傘!

出發之前,我把它,它留在了營房的廁所裏面,

看來,像雞蛋一樣,摔個蛋清蛋黃四濺,已不可避免!

 

 

然而,我還是不睜眼,我仍然不躲閃:

如佛祖信手拈下的花瓣,在上邊的佛掌與下邊的佛掌之間,

大徹大悟,樂然陶然的旋轉在密集的死亡上邊

然而,我還是不躲閃,我仍然不睜眼:

哪怕像一片豬肉,被狠狠地扔進絞肉機,

天旋地轉,被卷入巨大的黑色暈眩,攪拌呀攪拌

……    ……    ……    ……   ……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唇邊一把滾燙的小勺,

鑰匙一般,輕輕擰開了我半個多世紀的夢幻。

我吃力的掙開沈重的眼睑,目光已經鏽迹斑斑:

啊?2008年!     啊!2008年!

 

一個德國女人熱情而豐滿,正一勺一勺給我喂飯,

她奇怪的说什麽,为了给我和她所生的儿子

從树上取下断翅的玩具飞机,我不幸跌伤住院,

已經昏迷了整整六十多個夜晚。

還說每天,她都用給我做拉面的方式,

來表達對我的長長的愛戀,

企盼我早日醒來,和她相伴到永遠。

知道我喜欢清淡,鸡蛋里她從不放盐;

知道我酷愛吃肉,她切細肉絲,攪拌在面條裏面……

 

正在幸福和惊疑之间,一个小男孩從另一个房间

蹦跳著竄到了我的眼前。

他用香噴噴的小腳,踢打著我的臉,

揮舞著遙控器,奶聲奶氣的喊:

“看奧運直播呀,爸爸姜健!”

“姜健爸爸,我最喜歡跳傘!”

 

《誰說是童話我就給誰幹仗:一頭愛吃玉米煎餅的大象》

                             ◎姜健

第一回:大象請小二黑做煎餅

 

沒有哪一棵玉米粒,可以在石碾下逃脫

粉身碎骨的下場。當隆隆的滾過三十三圈沈重的時光,

我重壓下的青春,已在歎息中呈現模糊的粉狀。

什麽田野里的红缨枪,什麽萧瑟秋风中美髯飘飘的大将,

什麽象小二黑一样矫健茁壮,什麽小芹在有月亮的晚上进了青纱帐,

全都成了懷想中蒼茫的惆怅以及在枯黃中蔌蔌直抖的滄桑:

泡了幾次湯,我被歲月的鹽水稀釋成了鄭板橋的瘦驢牌玉米漿。

 

它說它是大象。它說它饑餓,嘴饞,營養不良。

它說俺家是煎餅作坊,俺做的煎餅味美可口,四海飄香。

它說如果一年交給它三百五十六張煎餅,

它就把牙敲下來,給我和小芹打一張寬大的象牙床。

它說如果我拒絕,

它就用身體封住我家的門,讓我一輩子出門就撞牆,

永遠看不見太陽!

 

讀了多少書,也依然沒感覺到知識就是力量。

越來越渾濁的目光,越來越兔子的膽量,

越來越禮節性彎曲的脊梁,

讓我在大象面前,羞澀而又彷徨:

任憑我怎樣睜大眼睛,也還是鼠目寸光。

最後,渺小與懦弱,使我放棄了吉诃德似的反抗,

象脫骨的晚清政府,我只能接受大象那有點屈辱

又充滿誘惑的主張……

 

第二回:小二黑給大象做煎餅

 

要知道,給大象做煎餅,可大大超乎了人們的想象

光煎餅的面積,就足足有四十八個平方。

爲此,我把整個家擴建成超大規模的廠房

甚至還一溜兒延伸到了小區的籃球場;

爲此,我買來全套的重型設備,一水的德國進口原裝

甚至连起重机、搅拌机這些大家伙也统统派上了用场;

爲此,我沒白沒黑,整日繁忙,詩和文章全都回送給了造紙廠,

甚至連和小芹接個吻,也迅雷不及掩耳盜鈴得像閃電一樣;

爲此,我節省下雞飼料、豬食、小小二黑的奶粉、小芹的面包以及自己的口糧,

甯肯把自己摧殘成洗衣服都用肋骨搓的索馬裏姑娘

――說老實話,咱還真不僅僅是圖大象承諾的那張象牙床;

要嚴格保證産品質量,要努力保持人格善良,

這,还真是咱的内心所想

 

每天我這样想着,從泳池般的大锅里舀出玉米浆;

每天我這样想着,把玉米浆轻轻的摊在滚烫的大面积黑暗之上;

每天我這样想着,用滚子慢慢旋开扇形,直至圆形的金黄色的忧伤;

每天我這样想着,用铲子小心翼翼的揭开边缘,用批子费力的挑着,

静静翻转,均匀的烙熟這面与那面的辉煌……

多少次,還沒等升降機把巨大的煎餅送入大象貪婪的口腔,

我就精疲力竭的,抱著粗大的象腿,酣然進入滿是酸痛的夢鄉……

 

一年吃下來,大象越吃越香,大象越吃越胖,

已日益膨脹成一座肥嘟嘟的山崗;

一年幹下來,我越幹越瘦得緊張,我越幹越累得夠嗆,

連笑一下,整個身體都被疼痛扯往五個方向。

好幾次,我帶著哭腔,對著大象有氣無力的嚷嚷:

太  太  太陽    象牙  牙  牙床

可大象一邊大口吞咽著,一邊嚴肅的嘟囔:

啊  不  不慌   啊  不  不忙

繼續做煎餅吧   能幹的小姜

至于太陽   至于象牙床

讓我好好考慮考慮   讓我仔細思量思量……

 

第三回;小芹滅象以及真相

 

哪裏有壓迫,哪裏就有反抗。

別看俺老實得賽過綿羊,窩囊水平超過了狗熊它二姥娘

可俺小芹可威武如穆桂英,脾氣比扈三娘還孫二娘。

看著我被大象折騰成那個猴樣,

她不禁心疼得火冒三丈,獅吼得熱情奔放,理直氣壯:

 

“什麽玩意儿,该千刀万剐的大象!我要給你下点砒霜!

潘金蓮絕沒有我的膽量,我們手段一樣,可目標反向!

我早問過法院院長,人家說因爲愛自己的丈夫去毒死一頭畜生,

不但應無罪釋放,而且應該去角逐“感動中國”評獎!”

 

“什麽玩意儿,该天打雷劈的大象!我要送你把剪刀尝尝!

我要讓它像一把金屬的燕子,在你的胃裏優雅的飛翔!

它會在你的壞心腸上,輕輕的啄出幾個天窗;

讓你的肮髒,去親吻胡子拉碴的閻王!”

 

不顧我的勸說、哀求以及根本無效的阻擋,

小芹又是剪刀,又是砒霜,

僅用了五秒鍾的功夫,就痛快淋漓的結果了大象:

瞧那潇灑自如的戰術動作,絕對比希特勒閃擊波蘭還要果敢漂亮

 

我終于得到了徹底解放!

我終于看見了大象轟然倒地後,久違的太陽!

然而,在感激小芹的同時,我還是有點小小的遺憾,怅惘:

是呀,其實比起希望看到太陽,我更希望

和小芹一起,擁有一張潔白的象牙床……

 

正在那裏長籲短歎,熱淚盈眶。冷不防

被小芹提溜著後衣領,一把給扯到了大象的屍體旁:

“二黑呀二黑,你的眼睛難道長了腳脖子上,

你给我看看,给我看看,這就是你服务了一年的大象!

姜健呀姜健,也別光把目光盯在詩歌和白雲之上,

你给我看看,给我看看,這就是你日夜企盼的象牙床!”

 

 

順著小芹指引的方向,我定睛一望,

差點沒引爆了自己的心髒——

啊?那張象皮的大氅下面,

原來是一頭流著哈喇滋的死豬,橫躺在地上!

豬鼻子裏那插著的所謂象牙,也被小芹輕輕掰下,在我眼前直晃!

那強烈的大蔥味,讓我的鼻子一陣發嗆

 

 

最後,小芹拍拍我的肩膀,

把兩根蔥卷進兩張煎餅裏,

一張自己拿著,一張輕輕放進我的手掌

“吃掉象牙床……吃掉象牙床……”

——我們靜靜的擁抱著,

象煎餅卷著大蔥,甜甜的依偎在假象身旁

 

(后记或者说明)生活是生活,诗歌是诗歌,并不一样。在這首诗里,我徒劳的喂养了一个假象。请注意,诗歌里的我是假象,诗歌里的小芹也是假象,诗歌里的象更是假象中的假象,与生活完全不一样。

 

 

《祭·他到燒烤店去的目的》

                  ◎姜健

三年來,幾乎每個星期

他都要到街角那家燒烤店去

總是要上一包小餅、一瓶啤酒

再來上十塊錢的板筋、一盤鱿魚

當然,還包括一小碟白送的鹽水煮花生米……

每次,他都是呆呆地吃上二十分鍾,

然後沈默不語,怅然離去

 

第一年去,燒烤師傅的眼神充滿了狐疑

他詫異:眼前的小夥子神經也許有點問題

服務員小妹,笑得高度警惕:

哼哼  別是色狼  甭想占我的便宜

 

第二年去,燒烤師傅認爲他很夠兄弟:

能時常來照顧自己的生意  就是義氣  就是情誼

服務員小妹,也笑得眉來眼去:

嗯  當一個男人愛上自己  自己就是最大的美女

 

第三年去,燒烤師傅禁不住沾沾自喜:

瞧自己的手藝,能讓一個顧客堅持不懈的吃上三年

實在很不容易!

服务员小妹,更是笑调岷风徐徐,

有一次,竟偷偷的臉紅著告訴他:俺也愛你

 

生活在繼續,生意在繼續。

現在,他繼續堅持到那個燒烤店去。

繼續低著頭默默喝著,吃著,繼續沈默不語。

燒烤師傅、服務員小妹,終于還是不明了他來的目的:

這个黑葫芦里,究竟埋藏了多少新鲜的秘密?!

 

終于有一天,忍不住的上帝,說出了關于他的秘密:

他不喜歡吃板筋,也討厭吃鱿魚,

他不愛服務員小妹,也不愛任何少女,

他只是,只是喜歡

這个店里,那白送的,味道独特的花生米

 

《在春季,我給一頭名叫齊齊的小驢,編了一部長篇小說》

                       ◎姜健

第一章:趙高的子孫,把千裏駒齊齊鑒定爲小驢齊齊

本來,它是一匹千裏神駒,

可鑒定會上,伯樂們一致認同:它是一頭驢。

你申訴?抱歉,不搭理;你抗議?對不起,

獸醫站左邊是警察局。

 

它向嶽飛哭訴自己的遭遇,

嶽飛說:要在南宋,我們就是難兄難弟;

别生气呀别生气,給你首满江红擦擦你的泪滴!

它找林則徐給自己評理,

林則徐歎息:哎呀,兄弟,你已經幸福的超過了

當年我在伊犁。可以了呀可以,誰讓我們是天生的犟脾氣!

 

它請伯樂們到眼科醫院檢查視力,

瞽叟診斷:他們得了頑固的目疾,

雖然比某些腐敗的質監局的視力稍強一些,

但也到了白內障晚期,建議到無錫,跟阿炳學習二胡技藝。

 

它罵伯樂們不是些人養的玩意,

伯樂們振振有詞,反唇相譏:

說你是馬就是馬,說你是驢就是驢,

不把你說成鹿,已經讓你占了很大便宜!

要知道,我們可是趙高綿延不絕的聖裔,

偉大的大秦傳統,正在我們手中光大繼承、發揚蹈厲!

 

既然不是武松,就只能在這些

貴州的老虎面前,松手,放棄。

怎麽抬起的前蹄,就怎麽再硬生生的憋回去,

小驢齊齊,壓抑著悲憤,在沈默中歎息。

 

最後,它向宿命要了把梳子,

把逆向的自己,偷偷梳理成了標准化的自己:

啊,一本正經!啊,規規矩矩!

啊,讓領導滿意!啊,讓妻子感激!

 

不過,在和朋友們喝酒的時候,

馬的本性,還會在小驢齊齊的身上暴露無疑。

白酒喝到六兩,啤酒喝到六瓶之機,

紅臉的小驢齊齊,又開始祥林嫂似的喃喃自語:

我的馬已經被伯樂們一口叼去,

現在,在機關裏的我,已成長爲一頭優秀的順毛驢

 

第二章:當修女變成妓女,小驢齊齊得了小兒麻痹

 

看呀,大槐樹下,一名修女

與小驢齊齊激情的邂逅,興奮的相遇

听呀,修女的声音多麽甜美,

充滿誘惑的刺激:

 

小驢齊齊,我愛你

我是織女呀你是牛郎

我愛你呀,齊齊小驢

你是牛郎呀我是織女

請你馱著我,咱們一起到銀河裏

到河中央臨時搭建的教堂裏

舉行盛大隆重的婚禮——

讓我們在星光裏幸福的沐浴

讓我們在鍾聲裏相伴著老去

讓我們年年七夕、月月七夕

日日七夕、分分秒秒七夕

讓我們白頭偕老、相濡以沫

如膠似漆、中西雙劍合璧

嘻嘻,我的木桶裏

還有葡萄架下狐狸私釀的葡萄酒哩

嘿嘿,我們可以一路走

一路把愛情暢飲得痛痛快快、酣暢淋漓……

 

……………………………………

 

欣喜的小驢齊齊氣喘籲籲,

撒開四蹄,以加速度向修女指引的方向狂奔而去……

從起点到目的地所用的时间,

竟短得象酒從嘴冲向胃的距离。

不知道是葡萄酒的威力,還是愛情的魔力,

或者路上沒來得及休息

當修女一喊:停……籲……

小驢齊齊就覺得眼前一黑——撲通!昏了過去

 

 

睜開左眼,小驢齊齊倍感詫異:啊?紅燈區!

銀河呢?教堂呢?婚禮在哪裏?!

睜開右眼,小驢齊齊差點沒背過氣去:

怎麽?敢情那修女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妓女?!

撲通!——小驢齊齊受不了巨大反差帶來的打擊,

又一次昏了過去!

 

 

當再次睜眼的時候,小驢齊齊只能口吐白沫,

痛苦的打著滾,讓悔恨變本加厲,讓屈辱不斷加劇。

這时,一只乌鸦飞上了它的头顶

用黑色的翅膀輕輕蹭著它的頭皮

尖叫著嘲笑驢被蒙蔽的經曆:

小驢齊齊呀小驢齊齊   

怎麽做事情老是学不会先考虑考虑

三十大幾的人了竟然還得小兒麻痹

羞不羞呀你

 

 

第三章:小驢齊齊在巴依老爺家的經曆

 

自從被修女诱拐之后抛弃,

小驢齊齊越想越生氣,越想越委屈,

一連數月足不出戶,沈默不語,

甚至爲此大病不起,臥床靜養了八個星期。

好在齊齊的朋友們是些出色的獸醫,

想出了用啤酒治療抑郁的上佳主意,

八場酒過去,小驢齊齊起死回生,

神奇的恢複了活力,不用揚鞭也自奮蹄。

爲了緩解對修女變成妓女的仇恨與敵意,

小驢齊齊一跺腳,到巴依老爺家申請作了奴隸。

 

巴依老爺先是讓紅眼的兔子調教他

天天跪在樓梯上,苦練不同等級的屈膝之禮

然後又派哈巴狗和磕頭蟲

教他如何在幾出鬧劇、滑稽劇、荒誕劇之中

成功的扮演一名愛吃黃蓮的啞女

接着让蜜蜂、蝴蝶這俩甜不啦几的小蜜

教会他如何從巴依的喷嚏里提练出文件标题

如何把老爺的狗屁譜成贊美詩或進行曲

——做爲專職司機,他還經常

跟著巴依老爺出入各類大小宴席

在燈紅酒綠中褪去本色的自己

在聲色犬馬中磨平個性的自己

日日歡歌,天天飲驢

 

然而,驢終歸是驢,

齊齊的倔強與偏激,終于讓老巴依越來越承受不起。

巴依老爺請齊齊到自己的辦公室裏,

說要解決他的工作調動問題:

“嘿嘿,能幹的齊齊,經研究決定

准備讓你到磨坊的基層崗位上發揮能力

嘻嘻,高尚的齐齐,不要有什麽情绪,

你一向勤勤懇懇、顧全大局

相信你,在新的工作崗位上,一定能幹出輝煌的業績……”

 

談話后,小驴齐齐被扭送进了磨坊里

天天轉著圈子,幹著把玉米碾成豆子面的活計

爲了防止他偷吃玉米,

巴依命人给他蒙上黑布,讓他天天背诵顾城的那个名句

爲了鼓勵他努力爲巴依家的事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巴依還命人在磨坊裏安了喇叭

天天播放《當我悄悄蒙上你的眼睛》之類的流行曲

 

一些小母狼也被巴依打扮成天真少女

天天到磨坊,冒充粉絲用崇拜糾纏小驢齊齊:

哦,蒙著黑布的齊齊,你比蒙著紅布的崔鍵

還要帥氣,還要令我著迷,我愛你想你戀你……

嗯,蒙著黑布的齊齊,你比佐羅還西部片

還要俠義還要孔武有力,我要獻上真情,芳心暗許……

——屡遭欺骗的小驴齐齐,這一次冷静无比,

他打著響鼻,心裏悄悄罵著:

哼哼,巴依這老东西,甭跟我玩什麽美人计

想让我再次全身麻痹可不是那麽容易

嘿嘿,妹妹,對不起,在春秋時期,柳下惠曾是我的徒弟

 

每天巴依給的三個窩頭,讓小驢齊齊

更加明白了哪裏有饑餓哪裏就有反擊的道理;

自己辛辛苦苦磨出來的豆子面,

卻被巴依袋裝起來,印上了“巴依生産”的標記,

還高價倒賣給雞,狠狠的賺了一筆:

這让小驴齐齐更加清楚:剽窃者、剥削者有多麽无耻、卑鄙!

終于有一天,小驢齊齊忍無可忍、拍案而起

開始了反抗巴依的英雄壯舉:

 

他請小芹嫂嫂念著咒語,

把该死的黑布從眼前除去

他請二黑哥哥買來淋浴器

把肮髒的自己,刷洗成青年的辛棄疾

他向哈姆雷特借來了鋒利的複仇兵器

他向荊轲租用了一火車皮的勇氣

 

最後:磨坊——廢墟,一片狼藉;

巴依家——遺迹,碎石瓦礫;

巴依——被重重的踢翻在地,還踏上一只驢蹄……

 

 

星光下的原野,鮮花搖曳,芳草萋萋

自由的芬芳,多麽沁人心脾!

飛奔在路上的小驢齊齊,大口呼吸……

他一邊跑,一邊馳騁著詩意

一會兒竟喊出一首精彩的口語:

去他媽的修女,去他媽的巴依,

比起五鬥米,俺更喜歡菊!

去他媽的磨坊,去他媽的妓女或者少女,

遠離了汙泥,我愛的女孩名叫周敦頤……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唐穎詩二首
.蔣方舟:以“道德”爲名的暴力
.戈尔巴乔夫批普京 呼吁继续俄民
.俄羅斯電影《列甯格勒襲擊》真實
.苗蠻子:撒切爾夫人的中國啓示
.龐清明:時間的未竟之旅(續9首
.莫言:我辈缺少鲁迅那点骨气 作
.大解:個人史(17首)
.翟永明:詩歌難回主流,但阻擋不
.第11屆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出爐廣
.王小波的精神遺産
.《春江花月夜》:“以一篇壓全唐
.杜君立:簡評波蘭電影《卡廷森林
.劉誠:月光集(70首)
.朱耷:独步古今的藝術大师
熱門閱讀   更多>>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刘 诚:命运·九歌(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劉 誠:甯夏詩章(11首)
.趙麗華詩十首
.解非訪談錄:詩者,天地之心
.一箪:山东人原来是這样看待莫言
.安 琪:任性(長詩)
.陳傻子:一個把靈魂裸露在外面的
.撒拉爾預言——致詩人阿爾丁夫&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新開專欄   更多>>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蕭仲蓮 .老刀
.王法 .王飛 .嚴加威
.雷島 .北岸 .寂寞愛琴海
.浮光 .小雪 .芭泥巴妮
.影子 .霜冷長河 .天荒
.秦時月 .野鬼DIABLO .沙非
.高世現 .揣摩 .東北大個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香蕉视频  版權所有  陝ICP備12009152號-1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