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 長詩
殷曉媛:世界風物地理志《鳌足》全集(16首)

殷曉媛:世界風物地理志《鳌足》全集(16首)
作者:殷曉媛


題記:“三才者,天地人。”繼尊慕天道的《易》《河圖洛書》組詩,及探究人性的《七宗罪·七美德》《九型人格拼圖》之後,厚德載物的大地成爲了當之無愧的新命題。大陸與海洋,在幾十億年的交錯與磨合中,變得深沈而魅惑。萬物在它們生息繁衍的生物圈裏,兜兜轉轉,成爲注入大地的能量。它們中的一些,有生之年也許未能親睹,鬼斧神工的地貌奇觀和變幻多姿的自然氣候,像古老而沈默的先人,從大地之書裏走出來,等待有途經者與他們交談。他們似乎與我們平行,他們以慧眼洞察:人生這條季風性河流,正沿著我們的腳印橫跨山脈與鹽沼,刻畫出紅樹海灘和沖積平原。《史記·補三皇本紀》寫道“女娲氏斷鳌足,以立四極。”宇宙初開,不破不立,可以想見,或許正是女娲五彩石的倒影,令廣袤大地如此缤紛奇異。也許你曾周遊四方,在旅途留下影像佐證,把它們編入自己的史志。但你也許並不知道,你是自然裏綿延最廣的元素。你所穿越的赤道與極地,終必留下山海傳說;你閱讀過的珍異花卉,從此秉有本草之名;與你偕老的風景,便是大地的史記。

□闊葉間,有長短風痕入畫

芸豆在畫裏發光,等待掠過大地的星群
前來啄食。你最愛放牧的豆莢
和那些酷似山楂的紅果,在八月河灘上
與卵石撞擊而成金。人們在神廟
或印第安高山上,以舞蹈玄妙舒展的姿態
祭祀,而你裹碎花長裙,料峭于

山毛榉與白桦之間,脖子、手腕和小蠻腰
隱現的銀色光環,在下午日光中
锵锵有聲。江流之聲何遠!畫紙敞開
晝夜自由出入。榛雞飛舞如幻,松鼠
偷取玫紅晚霞,在這個出口,它們拖著
三百年不死月光,如從山崖
躍入海水,從此無蹤。畫筆勾勒不出
蛻變輪廓,今日初生驿動,明日醇熟
而紅鏽漸生,或許後日已化爲灰土但又從
風與流星彙聚之處歸來。采葉子的老婦人

秋天就會來,帶著绀色
布包裹,把樹林破碎的衣服,搭在梅花鹿背上
系數收走。之後你們就只剩下河流
有迹可循。你曾向她打聽
未來三月的降雪,但她順手收走
你的畫紙,只在畫板上留下
西風的記號。

□冰原漂泊史

你掏出心血催開的木屑,在冰川之上
擺出那個神秘符號,臨滔滔寒流,默念“枳句來巢,
空穴來風”,而火的赤紅小籽迸出
木質鱗片深處。這個圖形從高坡上
離地懸浮,以你手腕爲萼,如火柴陣

擺動伶俐尾鳍。這符號曾助你開啓
古老的隕石墓穴,覓得種植冰雪之
白色球莖七粒,開藍色花,種植于企鵝遷徙
必經的海峽冰橋。你大步邁開,身後
靴齒印痕赫然冰山之上,與天空飛墜的白山茶
相映迷離。天使低飛如金絲燕,把巢結在
冰水絕斷之處,以便夜晚帶著寒星
前來歇息。你骨如冰玉。唯有手心

有些微淡紅暖意。揮權杖,只見冰洋
湧起巨大鈴蘭,吐納水霧。原是鯨魚
千裏奔赴而來,如龐大氣泡躍出水面
待刹那日光盈滿,又一個翻轉
落回水中。四野寂寥如鏡。對面徐行而來的
白色面孔,你授之以衣缽、年月及匠心,
從此風雪在野。

□你必有一日深陷苔原

那輪滿月其實是一只北極狐,潔淨如棉朵、
伺機奔襲。西方冰川上對稱的月影
是棲息的雪鹗。旅鼠群終將成爲
開滿海濱的黑暗之花,而它們倆將如徘徊的蜂
在刹那間捕獲這綻放。那時你
還在酣睡。不被冰淩消融所驚醒。這是爲什麽

鍍銀的風雪落上你窗台,它們從
北極苔原而來,在你的花盆裏,默默放上
冰沼土,爾後帶著毛蓬蓬的白尾巴
跑開。你只在白鐵罐中讀到過
蔓越莓,酸如黑蝶,在牙齒的錯愕中
從眼前飛走。必然有一日你深陷苔原,你與你

背負的石頭小屋,悠緩沈靜,在地衣包裹中
有螺旋紋的雛形。古老的麝牛,拖曳著
石頭斑痕,多次從你身邊
視而不見地路過。你或許呼喊過
某個名字,沿岸鳥市的候鳥會像風暴
兀地消散,露出你曾以爲是永恒的
極晝。

□複活于針葉林

你被銀白追逐,磅礴之雪
從背後的針葉林濺起,肉眼不可見的鷹
高低飛舞,將裹了糖霜的星辰
抛擲向那些樹梢。連夜加速,凍土之上
你留下些微劃痕。你觸到封面,雖然

乳白色的冰挂,已遮蔽了部分
銘文。斷然把風關在門外。深夜,你不可避免
手持熨鬥,在頁碼間,把做造山運動的皺褶
撫平:“我們尚不需要斷岸千尺。”然而你曾
被一只紫貂帶領,閉著眼在夢中
踩著獨木跨過裂谷。對面的女人抱著
巨大的玫瑰朵,人不勝衣;你卻
淡然蹲坐,懷中是落葉松

熟睡的球果。你們對峙很久。一匹流水
從山間而來,像月光翻過山頭
從你們之間呼嘯而去。啄木鳥分布在林中,
笃笃敲著樹幹——這正是遙遠的教堂之鍾
縮略的回音。霜雪消解,林中的星體
燃著亮黃的光,在蛋殼中流淌
等待回到天空。“放氣球去。”它們甘醇的光

被肥皂泡裹著,數千萬個一起
在夜幕中上升。風中的燈。世界的極地之上
細雪漱過,那光流過人類部落
無人驚醒。

□荒漠腮邊語

沙漠狐搖著風鈴耳朵匍匐大地,多麽像
遷徙季風的遺骨。你與那只袋鼠
不約同行,風如柽柳粉色花朵,從赤色的
暮光大地升騰之時,你把一撮息壤
藏進袋鼠囊中,如埋下一個

重大托付。你裹紅色披肩,冒充山脈沙丘的近親
潛入。夜晚,羚羊群從沙海裏
夢遊著浮起來,彼此之間被一張巨大的網
相連,如網罟之雀,一路東飛,你低頭看
那個側臥的自己,臉上灰紅的紗幕
已被揭走。你取巨大紅柳枝
在她身軀四周,畫上銀色的

星形。飛禽走獸,俱不得犯。後來你
走出荒漠,而她留在紅柳樹下,成爲你
第一張專輯的封面。你手繪了蜥蜴、響尾蛇,
把它們放進CD盒時,它們便
絢美無毒,如遊魚入海。盒中不時有沙粒
滑入你指根。你在錄音室裏,那只袋鼠

從對面玻璃中走來,雙手交還
那一小叢土壤。如今它冰冷堅凝
猶如茶晶。你總是把骨頭和形體
散養在回歸線附近,你讓它看,早已回歸的形體
在彩墨裏熟睡。而有再生之力的骨頭
在你掌心。

□如何在草甸上與神重逢

你從未想象過會對狼群歌唱,作爲負隅之人
你把兩道殘牆,擺成一本豎起的書
包裹你莢果般的軀體。牆白色的石灰質裏
金蓮花爆發,在雨中,它們助你的聲
像四荒擴散。狼群跪而聆聽,染上蒼翠溫度

如大地的潮汐。不捉鐮刀與短劍,你的雙手
在裙擺與野罂粟間漫遊。那個吉普賽人
說得多好:“八月的繁花草甸,將擠散
你與你的後院。”山野豌豆從白大理石的水槽裏
鑽出來了,像從魔術師的帽子裏
冒出,無端的一大叢,還點綴著水紫色的
婆婆納花。你的後院是半截火車,一直留在

近郊的原地,但你們之間的距離
被不斷飛來的灰鶴和百靈拉長,如今你已不知
身在何方。“火車頭無法轉身,細數時空的鐵道
有多少根新生的肋骨。”你只好令刺猬
柔情問候那些枕木。它們是星月夜

唯一浮起的物質,在飽滿、醇溫的黑色土壤中
它們墊起你的腳跟。天與地其實
是連通的一個大湖:藍紫色的野韭菜花,和天上
幽暗的星辰,是互相有著親緣的
風生植物。

□藕荷濕地,秋風債

暮色流聲未盡,你已擬態爲一截漂木
曲折接近那群朱鹮。昨夜,原是你坐在
冰藍色小船中,以剪羊毛的姿勢
割下一茬茬半開的睡蓮。它們被自己的酒紅
醉得酩酊,不待醒來,已落入你

寂寞籃筐。烏雲在水面四合,月亮在中間
如液體的閃電。你把它們也
紡進來。低垂如木漿的靈魂
又如何說不。庭院如與風糾纏不清的
蘆葦蕩。站在裏面,摩挲你羊毛窗簾的人
都說:“看密密的骨朵,仿佛
仍相擁在水上。”香蒲和金魚草一直爲你

扶著推著船舷,覆蓋你全身的蓮花
是星河下的柔軟齒輪,互相咬合
緩慢旋轉。你是那個深居多年的
鍾表師,心中湧流的刻度,與日珥月暈
絲絲入扣。你從影子深處

伸出一只手,捉住那只朱鹮的腿。它低頭
看你,看你暖色胭脂如夢,看你周圍
紅外線綻開又裹緊。秋風過境前
需了結去年南飛前的債。你站立,向它
輕吹一口氣,命它用剔透的玉蘭色
照你歸航。

□微茫處,紅壤之心

照葉林是孤絕的岸,你系舟于
與人煙分道揚镳之處,白唇鹿如光芒幻影
遁入深處。誰的小提琴聲縱容這
狂風四舉,日月光卻是互相包含的球體
在樹林內外翻滾。米槠與豹皮樟
于變幻處露出端倪。數百的船只
曾在夢中,被你驅趕著遠去,如漂浮的紫色杜鵑

流失于朝霧。之後你手推峭壁
傾盡海水,以免回頭的魚群,在你疏于看護時
啃食你的壁爐與書,露出
青色果核。一夕即是滄桑。你不曾
見過那些丹朱色土壤,像退潮落下的珊瑚,躺在
衆水消弭之地,身著玄色的工人
正翻曬它們。你對他們喊了

一句話,樹林就亮起來,閃光的葉片
像簌簌的銀箔,從高處開始
潋滟。光焰回轉之所
不見他們影蹤。十裏內已成空山。你用小鏟子
掘起一抔紅壤,堆作假山
放于桌台之上,它便結榛子樣的果實,
晶瑩多棱。

□通往薩瓦那的最後一道門

你要攜左手上的櫻桃酒,右臂下的三冊
石板色古籍,撞破暮雲
開始登臨。你在講座上說:圖書館的上部
藏在夜色燈籠草裏,像解開的螺旋
往四方伸展,融化的階梯
柔軟而寬。閱讀者不跟隨。那些明燈暗影裏

交錯的門,此開彼合,如扇動的
蝶翼。光芒魚貫而入,回環交彙,而又
分流而出。你早就成了
疏浚者。第二波飛鳥的拍翅聲,在十米前的門外
盛開如蘭。而光線在你腳下的天井
沈澱爲九層。你從玳瑁紅處往下,一直望到
深藍一帶燈光中的衆人,敲響杯子
無人聽見。你便繼續往上,推開走向

薩瓦那的大門。你在這裏埋下的
殘破香槟瓶子,生長得褐黃而巨大
頂上紅花缤紛萦繞。你把它們命名爲
紡錘樹。一柱月光未盡,那只獅子就追著螢火
一直跑,直到它與啓明星

相疊如一。你打開長了蛛網的書頁
又迅速合上,你把酒點燃
在風中高擎。“你們夜晚所聽到的
不是上空的風暴,是它們由遠及近
經過那扇門。”他們擡頭,看見斑馬與象群
擠在門框間,而你微笑著翻開的書
飛出甲蟲若幹。

□硬葉林,芳香油的行宮

你吹滅蠟燭,令頂峰的醬藍色
陷入地中海。中世紀燈油裏,經卷泡化
天鵝,如今有五六片雪白翅膀
插在水上。細小的人影翩跹,他們躲在羽毛間
不看天色,從水中拖起的無色手絹
裹有鮮魚百尾。你在郵址處寫道:

“西風帶”。此風病因不詳,正值舅{樹
從海岸歸來,撒花以淨雨水。你筆下
懸念叢生時,擡眼只見,陡峭處依然
白石堆疊,日光與雪白泡沫
互相攀附。你雙眼平齊沙盤
望過去。琥珀色地帶是水域,粉藍色是你
安放在沿海的硬葉林。叫賣聲
淹沒夕陽震動。罐子、瓶子、那些如同

酒樽的器皿裏,芳香油被出售。薔薇的氣味
秘而不宣,茜草在紅與藍
圓頂下影子中,不拔高。她們
走街串巷,木箱子裏有芳醇的教義
和山龍眼的刺。你通常會說
“來一瓶”,如果她們眼神中,有你熟識的猕猴
閃過。

□你我站在栗鈣土的肇端

奶牛群潑濺夕陽,啃食冰草、
冷蒿,細細咀嚼那些
你不肯放手的莎草文字。當它們的氣息
碰到你的手指,你便從百裏長夢中
愀然坐起。混入黃羊遷徙,模仿沙鼠沈睡,
一到指南針鳴響、土壤
回暖,你又跟隨第一班雲雀

直上青雲。頂上,日光順時針
旋轉,宇宙有碧玺的傘骨,最大的水滴
落下來時,你已斂起晚禱
把小麥與百裏香,收歸黃油。那些
淋雨奔跑的蹄,可曾駐留?切刀帶有
一程奔襲的青草味,紅狐起,野兔飛,
積雪遠山與你的河流,在日落處

會合。你把蠟染的色彩
覆蓋回大地:雲母色、紅莓色、
青果色及檸檬色……最頂上一層是
夜色,寬綽起伏,質地柔軟。人煙與牧群
在裏面入眠。

□魚場行者,深海塞壬

大劑量的極地氣團令魚群亢奮。白雲如蝙蝠
懸于水面下,以夜空的銀色漿果
爲食。鳕魚群是珊瑚叢
長出的風暴,它們聚在水波裏吞食
天空的鹽,冬季獨有的晶體,不再理睬

鹹味的藍。它們中一些的命運
將被接力——海岸邊伸懶腰的海狗,把弄著
僵直的七鰓鳗,等待海洋把這些銀色碎片
沖上沙灘。你手上有羅盤,腳下有
蛙鞋,天空似乳香油一滴,終于在水面
化開成淡紅。仰面上浮。那些寬闊

而美暢的洋流,互相行著吻面禮
在你四圍交換去向。一只海鹦如中天的雷電
迅速擊水,而後飛去,你看到它嘴裏
小魚釋放亮光的尾聲。那更是你們的
亮光。本要進香于極北,一路上你手捧

亞熱帶的心髒,沿著悠長緯線
潛遊前進,心無旁骛,但現在你
停下來,熄掉白晝,聽自己心室裏
寒暖流相接,魚苗泛濫。你決定留下這
閃亮的聲響。

□雨林的早市

蟬蛻樣的布匹被售賣,異鄉女子
以木讷的手摩挲,這蓮紅色的布便在風中
揚起,如馬長嘶。五十個人捶打
鈍重樹幹,片刻的晴朗從林間
如五色太陽鳥閃過,四處湛寂,只有
清遠木聲。“他們是

箭毒木的施洗者,用那神聖的纖維層
披做萬物之衣。”淺豆綠的白晝
通常在雨後變爲藤黃,難以捉摸的明暗
隱藏在喬木的枝桠間,俯瞰人們
心照不宣,在夜晚的河流上
交換可可與番木瓜。在每天最早的
一場潮潤前,它們總會
模擬土著之聲唱上一曲;接著是穿過樹冠的
猿猴群,啼聲俯仰;第三波才是

日光到來的喧嘩。附生的藤蔓開始
如虹飲溪。嗅到龍涎香氣息的獵手
沿河川而來,乘木船,盲眼不見林壑幽邃,
只聽到豹在遠處開闊之地,對水靜坐
似有所思。

□冰川瀉湖與你的岑寂

你醒于西元前,紡錘形島嶼
矢車菊色的腹地。冷光如電鳗
遊過腹間。皮膚內的酶與周邊的貝類
開始複蘇。坐起身,藍白兩色
齊腰深,如冷焰凝結。你帶著巨大魚籽
深入水底,用利刃割破

那花椰菜般的表皮,一只海蜇
和數百只磷蝦,像絨絨的夜空焰火
在雙手間解離。“打個賭吧,賭這張
尤利西斯。”在布魯克林大橋上,她把那張紙
舉到暮色裏點燃,那時你見到過
純度最高的紅色,“等你回來,我們會看到
你一直藍到指甲尖”……“呼——”你吐出

一口冰流,你的上空熙熙攘攘。
浮冰像雲彩聚攏,中間投下的光
花輪形轉動,像阒寂中浮遊生物的
旋轉木馬。同時會有年幼的你
見到這番景象,他此時正在曠野上
仰望閃電。你們微擡的頭酷似。你浮上水面

收集煙波水痕,讓藏在湖心的
冰鏡,把無以言表的空曠
帶入鏡頭。“給你們
寫這封信的時候,藍已經染到
肩膀(附照片若幹),可惜底片無從觸及
化學的輝光。趁我的手沒有忘掉
人類的單詞,問候你們。”

□狼眸中,地熱奔流

你在間歇泉間尋找孔雀,聽到它鳴聲
從半空散落。太陽把蛋下在
湖泊與岩石交界,令它們孵化形成的茜色
驅逐冬季殘留的鴉青。未名的星球
長在火山口,被路過的駝鹿啃食掉
包裹的苔藓,未來就只剩下

寒光可鑒的果核。火山口裏
有冰雪藍的礦質泡沫,日落時分,你的孔雀
坐在那裏,褪掉一圈的尾羽,化成鷹
飛走。沒有指南針可以
跟蹤變遷。你匍匐在白雲下,聽地熱的謎蹤
像人類的內心,走勢磅礴
又瞬間靜寂。“燃燒的,如火中迸出的

毛栗”,你有一句泛性的塗鴉,寫噴泉的咆哮
或者寫對面那只灰狼。它在那邊
花旗松下,長嗥著,把爬到腳下的紅色砂土
喝得倒退爲止。那頭仍是
冰川。水中有金可作盔甲,它必不
知曉。你把黃金抹在胳臂,狼大笑一聲
轉身遁走。

□地質孤本,漸新世

秋風如墳,金雀花與薰衣草的骨骼
難以辨認。以花命名的紀年裏,土地只生長
和緩的坡度。香水濾過的陽光
清淡無味,落在做舊的
天使雕像上。晝夜的長藤,花與葉都擠在

這一帶,而砂黃色的根系
在幾條河流外的山地。傳說它有苦味汁液
可治憂郁。“去呂貝龍。”友人在生日賀卡上
寫下。你們曾從潋滟如蘭的
倒影中,撥開深紫泥沙,找到噴氣的
鹦鹉螺。如今呂貝龍叢生的板岩
將如凍結的古老波浪,把樹葉與幼龜

推到你們腳下。它將看到你們
從未來而來,手持蕨草,不作妄語。
彎曲的葉片,有來自曲折時間河流的
磁力。銀、钛、銻,紛紛
蹬彈四腿,躍出粘土
吸附在蕨草葉上。月光是斷線的珍珠

滑到掌中。那些祖先輩的生靈
在地層斷面裏,張開嘴
吞下它們,開始細聲鳴叫。“今夜,地球孤本裏
悠久的文字,曾走出來,彼此換位
組成新的段落。”


責任編輯:yszdyee 源地址:
———————————————————————————————————————————————
免責聲明:香蕉视频刊載(轉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爲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征得原作者同意並保持完整、注明出處。本網部分文章由網友經由“詩人專欄”自由上傳,對此類文章本網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負責。

打印 關閉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藝術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鹰之:愤怒的圆圈(長詩)
.周其仁:小産權房有沒有放開的可
.趙薇:我想做個嚴肅的電影
.洪捷:香港代理書商憶南懷瑾
.沙馬近作八首
.胥志義:政府折騰——中國災難的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二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一
.京劇臉譜的由來及特色
.丁咚:美國政府關門,社會爲何沒
.回國觀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紅眼
.胡紫微:悲智雙運,再造共和
熱門閱讀   更多>>
.劉 誠:命运·九歌(長詩)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學生校園詩江湖風雲人
.劉 誠: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5.12汶川大地震詩歌專刊增刊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中國現代詩歌群體及代表詩人[百
.丁曉宇:性饑渴致留守婦女淪爲鄉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一箪:山東人原來是這樣看待莫言
.杜君立:簡評波蘭電影《卡廷森林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新開專欄   更多>>
.陳萬龍 .踏浪銀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濱
.流雲 .雲南楊光 .lqc88527
.許文富 .子歸 .胡禮忠
.秋江紅葉 .ouyang626 .花兒
.臨才 .穆高舉 .海堯
.阿爾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漢中翼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