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 詩群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武靖東:嘉陵劄記(組詩)

【詩人簡介】武靖東,本名武文海,男,陝西略陽人,當代此在主義詩歌流派創立人、代表詩人之一;系陝西省作家協會會員、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會員、漢中詩歌研究會副主席、漢中市作協理事。先後在《中國詩歌》、《詩歌月刊》、《星星詩刊》、《詩選刊》、《中國詩人》、《紅豆》等刊物發表作品200余首,著有詩集《我,在此》(2013,中國戲劇出版社),詩作入選《中國此在主義流派詩選》、《新世紀十年詩歌藍本》等選集;另有100多首英美詩歌譯作在《中國詩歌》、《詩歌月刊》等刊發表。與人合作主編出版有《長安大歌——陝西詩人詩選》(2005)、《琴弦上的太陽——大學生詩文選萃》(1993)。2003年與同仁創辦民刊《此在主義》及其網絡論壇,主張詩歌寫作要“去口水化、去程式化、去意象化”,倡導詩歌語言“自主化”、形象“事象化”、思想“此在化”,創立了“中國此在主義詩派”,掀起了一場反撥詩壇流弊的“新口語運動(思潮)”,在當代詩歌界産生了一定的影響。現供職略陽警方。

在略陽登象山公園

她的狗粘著她,在公園的山坡上縮小

這是他的背景:一個星期天,純棉的,像豆漿般

溫熱的;像陽光一樣充分的她,在他

前面,與斜向藍天的台階構成45°角的甜味

一只,光滑的、時尚的小狗,搶先跳上

混濁的梯級,跑在她前面

把他遠遠地扔在後邊的,是那個左右逢源的尾巴

但他沒有跟著她——他和她無關——他不知道

她的臉上是否有另一個世界的入口

自嘉陵江邊堆著避孕套快餐盒廢舊票證的

平面中鑽出來,他脫身了。他向上,他要到

高處,去看一看下邊

他住的樓、房間、他的經曆和他正活在

什麽和什麽之間

天黑了

歇腳在
秦嶺南麓的漢溪村
寂靜好軟好多啊
來自我肉體的許多逗號
將她固定

一只黑蝴蝶黑色中的藍色
收縮在她的乳罩中
風將它和她混淆
大好河山的曲線
仍然在不停地變動著
沒有頓號,更沒有句號
這麽多的姿勢
未完、待續
我分不清美味出自哪裏

與王維一同山居

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王維《山居秋暝》

我內心是一座陽差陰錯的空山,

幹燥而又苦澀。

他的五髒之中

也沒有一丁點泉水,

他下半身雖有三個泉眼,但已

廢棄多年——這不怪他啊,他

在那個臭烘烘的朝堂上

找不到溫暖和能量,陰謀、

權術、嫉妒壓他、撞他、擠他,

使他失火。至于月亮,

它是個不辨善惡的家夥,它

怎麽照耀餓殍、垃圾、蛆蟲、豺狼,

也怎麽照耀三聚氰胺、美玉、佛陀、綿羊。

一看見松樹,一聽到泉鳴,我

就和他化爲一體了——我不再

企望嫁給我的是嫦娥、聖女,他也

不再奢望金印猩紅的痕迹同他的才華

和抱負相稱——這有錘子意思!——

這念頭,仿佛一場新雨,

到了今年秋天

才落進我和他的軀殼。

它來得晚,但也不算遲,

這使我和他不再焦渴——泉水流在

石頭上,月亮照著塵世。一回到山中,

我和他就像脫險了似的放松下來。

這多好啊,我們可以喝喝

那帶點草香味的流水,處理掉那

頑症般的欲火。

我們可以踩著厚厚的松針

取下各自的那份月色,不再責怪它

爲何要照耀那些糞便、腐屍。它在天上

向人間投遞明亮,沒有浪費

多余的陽光,它比我倆冷靜、豁亮得多了。

他母親傳給他的

乳汁,飽含佛緣。那些經文

養了她,也育了他。她的四肢

一如菩提的根須,

他的肉體也恰似菩提的葉片。這麽

多年,他沒有枯萎,也沒有腫脹——

全憑了他娘栽下的菩提樹供給他的

露滴和香氣,

洗衣服的少女、少婦

和玩弄著小舟的蒿師、漁夫啊,

他帶我回來了,我們都不再離去。

我和他來到你們中間,

尋找鄰居、友人和家人。

多年後,如果有緣,你,此時

從此路過,你看到的

在月光中翹起的松枝,

那是他的骨頭,你看到的被清水

浸潤的黑石,那是我的臉龐,

你看到的在水邊

活蹦亂跳的朵朵荷花,它們

不是我和他的骨肉,

就是他和我的詩句。

重陽節

價格中二氧化硫含量過高,不能生成香氣

在東山費盡周折的風今夜也不太古典

青草上漲,遠山凸出

將江南的曲線固定

好啊,那不規則的人

要遊回去的地址,還沒被魚兒攪渾

喝掉一碗中藥,撕破飄來飄去的劇場

月亮咳嗽了一聲

在樓東側,像鄰居和鄰居的鄰居

家庭收入那麽低

顧不了這麽多,我趁著黑,把橫跨兩岸的

傷口折疊起來,放在蓮花瓣裏,那些人

手上的血迹一下子就亮起來,我順便將12張臉

和他們面罩的順序打亂

人像2#:阿發

月快圓了

一晃10

被燒焦的波浪

在前方掙紮著

塑料袋裏的城市

漲鼓鼓的

美色混合著天

色。一個點坐在不收門票的風景裏

想起老婆

孩子

兄弟、另外一個女人和仇人

他和一瓶酒在一起

月光照著喝光的瓶子

照著不存在的杯子、盤子、椅子、桌子

路遇本地一素淨的少女黨某

       ——我感到她一來,桃花就失去示範作用

  在她的枝丫和花瓣交界處

  下沈著一團鮮嫩的氧氣

  我的心竅暖洋洋的,這時一只鳥被驚飛,她

  笑容地向它表示歉意,她的神情

  無葷無腥,也沒蓋住脖子上灰而涼的經濟

  一年後,她很可能是個母乳著孩子的孩子

  還將在橫現河鎮將桃紅持續

  因爲她的臉蛋有充分的靜止,她不願意

  像同學陸豔麗

  到鄰縣的美容店去抹胭脂

  朝無房山那邊,鳥飛得更深了

  我玩味著她背影披露的

  春色,小蝴蝶沒向我收取

任何費用

自畫像4#:一二一

空氣中夾雜著孤獨

那人的肉體被燒得

只剩下遺址、幾個句子,還混入了

其他雜物——

廣廈賓館後的

月亮是誰痊愈後暫存的片劑?

那人切除了

臉上重重疊疊的市區

那人降水的過程

耗費了許多

地圖上無法標明的能量

那人的體征

一如雲彩上不飽和的、缺頁的經卷

一如大地上有噪音的鳥卵


自畫像7#430日晨,煎中藥一副

灰塵在風裏被風提高
那個著火的人
多余的身份著火
那些幻想使火勢偏北
將翹出頭顱的道路燙傷
他缺氧
他心裏只剩下異鄉
他一語不發地降溫
就像一只從本國某地返家的
黑螞蟻
以各種方式
沿著下垂線
卸掉了有誤差的
黑色 

娛樂場所的罩殼中,我確信一朵花和另一朵

之間有函數,有香氣的花都是具體的

正如她,處于吧台弧形偏離處

只剩下輪廓,只殘留香水味,在單人旁的

旁邊:她模擬著

一個少女的滑和嫩。一道黃色的光和一道紅色的

軸線交叉,但似乎沒給她(他)帶來

多明顯的位置感,他一陣猛喝

減少了幹癟

我坐在⊙∞ω§¥$き‰ΥΡΩθЯ♀Κ中間,早已是這夥人中的

一個。我和他們用酒杯子說話,放縱寬度和長度

一桌子的Жギπ卅Ⅴ◎▲∩≌÷∏,魚骨上哪有

路標?湯湯水水裏哪來的動力學?胳膊腿兒堆放在迪士高的

雷雨地區,像受到劇烈沖擊的交換機

皮肉的外形有點渾,屬于啞劇已演出的部分

(作者注:本詩第9、11句用了有關符號作爲文字。如果只看,字符明擺著,就不解釋了;如果朗誦,第9句可讀作“我坐在狗牛貓虎羊狼之間”,第11句可讀爲“一桌子的辣酸甜苦鹹”,或者您可以隨機將相關符號置換爲你想發出的語音、語詞——您隨便啦。)

現實主義的∮

吸掉她濕度的一些人,外殼中轉儲了

發展中的蠕蟲。欲望的形狀有時類似油桶,她

流出粘液,一些客人誤以爲是奶油,她在羅梅花和

和梁美曼兩個名字之間晃來蕩去,隨時,用同一雙大腿。她

被紙幣煽動,她急于

把肢體零售得再快些

今夜她又叫古小菊,她把自己組裝成

古裝味的菊,我甯可相信她

她的表情很液晶,很方糖,她的言談很咖啡

至于她和哪些螺絲釘,多少次,在橡皮的層次上

交換了多少享樂的數據

那是部分公共螺絲釘要關心的

“空氣中不應含有足以引起腐蝕的氣體”,我明白

我不是儀表,也不是修理工,我只是個性能不穩定的醉鬼

有人在春末

找到了替身,在公元街

量販大廈拐角:“他(她)”有了

泡沫塑料般白的外形。

“她(他)的肉欲

在旋轉門前兩側的

玫瑰花朵中

縮成一團。”

分辨力低于我的蜜蜂,

也不會誤入這幹癟的玫瑰紅。

“風粘上了一些固態的疾病,

它提走了

沒標價的肉末”。

這個人像個假人,在粉塵狀的複數中

體重全失。

 日記或一份病曆

西山低空中有幾顆星星
它們的閃光不夠穩定
差一點被郵政大廈的邊緣壓斷
服下幾粒甘草片和阿莫西林膠囊的我
下樓後看見它們
明顯在417日的夜晚

幾具局限于流行戲裝的女人體
也吸收著這些亮點
還有更多的人在對它們哼哼唧唧
但它們在天頂
不看張三李九劉二王八
不看橫現河彙入嘉陵江水時
幸福的銳角,它們又散又淡
各自無言

桑林以遠

桑樹的根伸向劉家灣時

遇到她的臉

那上面堆著的皺紋,現在很潮濕

“那時你笑,爬上枝頭的陽光

還不夠狠”“除了

紅腥腥的

紙幣,什麽都失去了魔力?——”

直到現在,一輛輛車還在

裝卸著影子,留下的灰塵

一層層羅列著

反向的家世

春天是線性的,從國道36KM處到

L市,你孤身一人

和那些狗豬馬驢形成人群

療程

保持著與墨迹相似的黑,滲入家譜
吞掉台階的透氣性,它自燃,無視消費券的
麻辣味,雖然它有點窮,不夠油頭粉面

這是誰的房間,骨架被抽去,剩下一堆
變形的部位,枯萎在車架號碼中,他的瘦,苦
來自日曆的橫斷面

我和蝴蝶繞著他,把灰擦了三遍,看偷工減料的
工程師,怎麽把症狀吸幹。他赤裸,因爲他缺

替身,他的手升溫,但粘滿事故。他要從殘缺
不全的過去升級爲洗潔精。他費煤,費銅,費水

費言辭,他用青草、小姐、球賽的配方形成
節日和依據;他把自己的外殼送往天和地的修理廠

蝴蝶退出來,它有的急救車式的優越感,被刪除
它撕掉了翅膀,對于他,它的美無用,反倒像是汙染

電梯上上下下,層數變換,我未增未減

遠山薄,高樓斜,從8
窗口望出去
大車小車在直線中
調速
高樓和我
都頭朝上
最底層燈火洋溢
我的煙冒著煙
回去的路線
被夕陽弄得
更彎了些
這些光、灰形成霧霭
使它的跨度
模糊不清
   

浮生一記

當她脫光

她的形體快速准確

她有足夠深的香氣和體液

初升的夜月明亮如初

被誰算計過的雲

一朵,兩朵,若幹朵

恰似W的燃料或X的養料

動物的動作轉換成

人物的活動

“紅暈和汗臭傳染人間”

“精和卵明暗交融”

當我的硬度成爲美好一日的刻度

我們活著睡去

像懶洋洋的天和地

不飽和,口袋

于是,越獄

碰到乳房

破壞細菌的新陳代謝系統

他用“梯級”,我

D

在複活及其買賣過程中見到

臨終前的教堂的尖頂勃起

遼闊的汗臭

發自化工廠兩種所有制屬性

交割之處。並肩走向液體

假笑反倒越來越厚

那女人想撕掉月亮

那女人想

那人想

蒙面人,又痛又苦地蒙面

陽光到達玻璃幕牆時

四分五裂

我能酗酒和打開純奶

僅僅因爲尚能賣單

你的歌聲從左邊傳來

露腰褲的肉感已去了右邊

接近赤道的媚態,標出了

一張臉的南和北

呃,這雪變成雨的東街一角

我數著星星,像個已把

“聖餐”忽略的孩子

當當當!注射器趁黑飛上屋頂

爲塗滿斑馬線的下界

尋找液體

3 10日中午,在看守所以西1.6公裏處和一幫夥計喝酒

一瓶子白酒,使一桌子食客臉色紅黑不一
牛羊豬狗吃著牛肉羊肉豬肉狗肉
吃相的特征難以具體統計
誰都沒提起1.6公裏外的看守所裏關著的

雇凶幹掉二奶的張公濮,臨刑前,在大會上一貫

慷慨激昂的他現在變成了啞巴,他能咽下一盤盤

油葷的句號?在桃花餐廳南側抱著空瓶子
幻想著大肉和狐狸的低保戶老王
更沒人留意。我們往肚子裏填著固體流體
就像日月升降一樣准時
來,幹一杯!對液體的渴求你我沒有
多大差別,我們需要它

來點火或滅火。已有東西打開了
春天的瓶蓋,還有更多杯子盤子要堆滿了大地的桌子

自畫像8#:檢測方法很大程度上不是荒蕪的人能掌握

巨幅招牌上的符號

出錯:好像是外語,更多的時候

是漢字;超市附近便道上

他臉的邊緣行人稀少

處于開花狀態的

植物他叫不出名字

它本來也不需要什麽名字

就能處于春天一角

采血車在街上來回緩慢移動

找一個人的血樣

一次又一次將他忽略

他的結構及其外貌是隱性的

他的一半混迹市井

另一半狀態不明

不吐不快

活性成分能夠充滿

她?據營業員說:包裝盒中確無悲劇

上演。我僅需16.723平方米的平均溫度

還是發生了意外:太陽在虛假廣告中

遇見3個患者,3塊不毛之地

这些设备是多余的:小餐厅、樓顶和殡仪馆

角度鏽了,閃電閃動的縱深之處

證據都是些蠕蟲

用一個酒杯和一堆吊瓶

無法估量大海

床鋪也不是什麽示意圖。我只好

比墨水更黑、更沈默些。從此刻起

我與山河交叉,節能,減少磨損,不管雲

能不能飄到肉體的某個部位

暈輪低垂或即將啓動

由鐵黑變得暗紅

我正在接收你的體香

春天難以掙脫

廢品收購站的一堆鋼絲

烏鴉爪子和廣告牌上發紫的字

並列在2年前

那時這朵花也

開得滿足

松弛的河邊

三三兩兩的人影帶著靜電

F被簡化爲一秒:她的裸體——

從鍾表的刻度上滲出來

暖和的迹象日漸增多

但這一天仍是粗糙的

嗬!裸體的蝴蝶掃淨了大街

    ——獻給裸體走過某市大街的美眉詩人

我奶大、腿白、臀翹、肉嫩,沒有什麽髒病

也沒有將風景變賣給夜總會

桃花、玫瑰、油菜,哪個不是在露天炫耀生殖器?

太陽、月亮、星星從古到今啥時候戴過乳罩?

哪株小草穿過內褲?

比雞光明磊落,我心一橫挺身而出,徹底清除了

教條的臭味,替暗無天日的肉體出口氣

我雙乳震顫,與春天的節奏一致

我全部顯露,與一絲不挂的真相緊密呼應

我只是一只小小的、鮮明的、真實的蝴蝶

我沒有驚天動地,只是過街時革了一層包裝的命

只是想提醒各位:別監禁、埋葬了自身的美

那個歪頭向後看、想搞我的老家夥,他的破汽車

如果出車禍撞倒了另一個想搞我的,可別賴我

自畫像5#:快感

春天,從周期性上看

蚊子幼小

但我不會等它學會了

舞步或

將某種病種攜帶

才決定怎麽行動。它飛來,和

一個擋住了我的

陽光的詞

或若幹個同它一樣的字

一起

它飛來,姿勢已黑

像個吸血的小鬼

我用一只手的快將它的

慢拍死

參考消息

春天,他的五髒

六腑暖烘烘的,

她的胸部和你的下部也是。

櫻花露出生殖器。

他從街道的一側飛起來,

但轉悠的人們沒一個看見。

他的來曆簡單:幾只鳥兒

啄破了某個死寂的空間,

或者說是陽光

把他凸起的一面扒了出來。

昨晚,他一腳

蹬開了棺蓋,

出了殡儀館的後門。

一幫守夜的家夥,全在猛搓

麻將。他一個人,繞過

電廠,躲過收容站,

避開精神病院,

也被戒毒所和劉老三的診所放過,

下午才趕到街心公園。

這陣子我視網膜發炎,得感謝

枸菊地黃丸,

維生素C、肌苷片。

提著藥回來的途中,我看見

他悄悄地飛

在三月的風中。在他淡淡的

影子的正下方,

個別盛開的花濃豔得像娼妓,

不免使過路人反常。

哈哈,除了我。

因爲我只注意到他。

他沒有翅膀,

也在飛,

飛得隱秘、吃力。

令人擔心,

一條直線,離開直角,

在窮富相仇的

人間,會不會被撞彎在

滾燙的截面,或者

在肉體被賤賣的市井

陷進一堆亂糟糟的的曲線。

不過呢,高也好,低也好,

直也好,彎也好,他動著,就好。

七夕節的幸福路

      ——或站街的天使

她們,染紅了幸福路,

霧水一樣的大腿,

比晃來晃去的車燈還亮。

她們是一群隨時准備用

避孕套把這座城市套上的天使。

那個最胖的,使勁地往下拉黑紗衣,

努力地露出乳溝,像個要誘惑

酒鬼和色鬼的女鬼。

我開著運屍車路過,站牌下的女人們

像一群饑餓的母鵝,呼地一下子

圍過來。當我問她們

去不去太平間時

她們又罵罵咧咧地散開。

這些還站在街邊兜售性器官的

活生生的肉體,

的確比躺在我車上的這位幸運——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劉警官告訴我

她死于一場性交易騙局,

喪命于一個要劫財的瘾君子。

前兩天,她就和她們一起站在這裏

等待著鈔票和性病,

最風騷的她被死神選中。

今夜,是七夕,

她丈夫正從外省的貞女村趕來

和她相會。忙完這趟差,

我還要趕到新約酒吧,

把這事兒當成禮品,送給我的

小娜,打消她到南方去混的想法。

民樂商場大廳一角的三個絕色美女

她們三個,都是全裸

乳房天天向上,腰肢

發出月光。

男女顧客轉悠到這兒

都紛紛繞過了

她們的大屁股。

殘破的衣架、塑料袋、發票

和幾節斷斷續續的紅繩子

依偎著她們

六只性感的腳丫。

這些被破産的攤主遺棄了的美女,

也遺棄了一再減價的衣服,

裸露出尺寸標准的

球體和門道。

她們的美,是塑料的,

什麽法律也管不了。

有個過路的妞對同伴小聲說

瞧!她們的下邊也沒有黑毛。

對面的古老頭,一邊假裝挑選防寒服

一邊把目光狠狠插進

她們的曲線裏。

我一眼瞄見在她們前側1米處

磨磨蹭蹭的唐老鴨,這個買斷工齡的

原化工廠財務科長

六年前曾在反貪局、刑庭、漢江監獄

溜哒了一大圈。“你怎麽舍得

讓她們在公共場所

免費給大家跳脫衣舞?”

“這幾個女人,個個苗條豐滿

胳膊腿兒光潔無比,任人撥弄。

可她們沒有溫度濕度

更沒搞一下所必備的

潤滑度,

當然更不會給我帶來月經一樣的利潤。

還要她們弄啥?”——他說

“雖然我老婆跟人跑了,我也不會

把这些漲鼓鼓的乳房

搬回湖南老家。”

冬月,或“除根門”事件

那夜的月亮

有點偏,偏南了那麽一點。

英英就在舊水泥廠

廢棄煙囪的西側,慢慢

亮起來。她的天體

旋轉在他的手指間。夾雜著寒氣,

月光很隨便地照著

靈岩路、菜市場、檢察院,他和她,

還有不遠處她打工的飲料廠。好醉心的

一夜啊,那時,他們抿著

小瓶裝的烈酒,不停地接吻,撫摸,

甚至想在月光下脫光......今早,我們

抓住了蛋糕店的夥計小何,

英英老板的陽具,幾乎被他在昨夜

一刀割斷。這毛頭小子的坦白

讓我們都感受到了

那寒夜中的狂熱。

今晚,英英哭著踏上了

回家的火車。月亮更偏了,

它不知道英英多麽懊悔

那天沒先讓小何插進去。

亮晃晃的月亮,依然很隨便地

照著收拾這一切的

監獄、搶救室、手铐和鐵軌,

煙囪黑乎乎的,像一個染著汙血的時針。

黃柏塬一夜

塬上有風
吹過我的肉身,
塬下有蘿蔔
還在濕土中往胖裏長。
深夜,來自三個區域的美人們
都深深地睡了,男人們
也滑入了時光的通道。我起身,
在秦嶺頂部的黃柏塬小鎮上
獨自發亮。今夜,是星夜之夜,彳亍在
沒有高牆的街道上,我太像
一個逃犯,自得其樂——太像一個
逃離了玻璃幕牆、尾氣、地溝油的
家夥,爲路上沒有按潛規則變換的紅綠燈
而竊喜。

天剛黑的時候,換了裝,我趁機混入
篝火旋轉的小廣場,
那些松枝、桦木和那些手、腳在月光中
劈啪作響。同高溫的她跳了幾曲,我的腳步
似乎有些踉跄,但還是踩住了
那音箱中傳出的黑乎乎的節拍。
在樹林環繞的小鎮上
“大家都把身體裏的野獸攆出來吧”,我和你
一樣,動作很野
心態很獸。
哦,露水中的秦嶺,樹梢上的溪流啊,
淩晨時分,我孤身一人
晃悠在南北分界線上,
躲過了好多該躲過的東西,
的的確確,我是一個
找到了棲身之處的
逃犯。
歌過,舞過,
醉過,亂吼亂叫過,但今夜
我不是過客,
我遇見了和我打招呼的两只小狗,
它們倆認出了我,我是
鎮子東頭的
一天到晚
在三間土瓦房裏埋頭釀包谷酒的
老武,已醉醺醺地在此地的楓葉林中
藏匿多年。

春天的記事薄之二

這不是山寨版的春日,這些紅紅綠綠,

都是真的、新的。

你我皮囊雖舊,但也有不少新的變化——

甚至可稱之爲變故——出現在胳膊腿兒上,如:

皮膚粗糙了,性欲徒強,

仿佛一根黑枝急于抓住花香——

它們就像酒,

或許被你被喝個精光,醉意

卻未上身。

春天的記事薄之三

紫雲宮,幾乎毀于

斷斷續續的余震。

這座道觀,我在它北面500米遠處

住了快15年了,還沒進去過。

而她的身體,我幾乎每天都要進,她是一座

世上最好的宮殿,

她就是我的道術、佛法、教義、聖經。

她不是木制的,也不是磚砌的,

如果有什麽地方塌掉,

只有我可以修葺她,

而紫雲宮不行,得靠政府、工匠、水泥

和油彩。

我有好手藝,還有好胃口:

我樂于獨享她場肉體的台階、牆壁、庭院

和雜草。

她就是老天酬謝我的盛宴。

她是春色,我是春光。

09年春天,紫雲宮,靜悄悄地

飄出紫雲。去年春天,拿修建它的錢

給二奶修金屋的官兒,在紫雲宮西邊8裏處的

看守所裏,已是滿臉紫黑。

要不是去年初夏的地震震垮了他,

他現在肯定正紫得發紅。

紫雲宮,我,美女,春天,並非虛構,

其余的,都不那麽真實。

春天的記事薄之四

老林,在嘉陵江河道

掏沙時掏出了一個炸彈。

它的功能生鏽了,樣子就像

陽痿的男性生殖器。

真要謝謝嘉陵江荷葉壩地段

60年前的深水,老林的爺爺說,

那年國軍的飛機飛過

投下的炸彈,落在老林爺爺的爺爺的

舢板後方,沒有炸響。

死亡,被綠綠的水波

變成了一條不吱聲的小魚。

老林掏出了它,

交給我們。我們把它運到

一個野桃花亂開的山谷,從炮兵部隊

複員的軍人小胡

用炸藥炸飛了它的外形。

官方的報紙說:“成功排除了安全隱患”。

下午的陽光照在前方的水面上,

幾個挖掘機、裝載機、幾輛卡車,

急急忙忙地竄來竄去,沿河各取所需。

掏金的黑龍江人走了,又來了

掏沙的湖南人。水越來越淺,越來越渾。

現在他改了行,不再打魚。

梨花圖

又到了三月,到處是花

裸露著點、線

和隱私

我得空,坐在20年前的一株梨樹下

畫一幅畫,單色的,

寫下了幾個現在已

記不清的字,剛開始時

紙上的墨迹

淡得就像枝頭的香氣

我把梨花移到紙上

還想把30公裏外的她

也移到紙上的梨花樹下

陽光晃眼

我記不清當時

有沒有蝴蝶或蜜蜂

飛來,只記得

最後她沒出現在紙上

塗來塗去的線條

始終難以把

白紙上的孤獨抹掉

轉眼到了今年春天

梨花又開了,幾個90後少女

來到樹下拍照、嬉鬧

其中有一個,長得有一點點像她

但絕不是她

她現在呆在3公裏外的小鎮上的一家

名叫“春滿園”的美容院裏

在那兒,她就像一只精明的灰蝴蝶

或黑蜜蜂

踩著那些濃豔而又

腦殘的杏花

那幅畫早丟了

我的隱痛好像還在,一到春天

每看到梨花時就會被雷上一次

那張畫著人、樹、房子的紙,不過是個

沒有療效的藥單子

那些少女們現在觸摸的樹枝

黑得就像

殘留下來的藥汁

春天說來就來了,地裏木樹草花有說有笑,但潘家花園

在例外
她的乳房半明半暗,好像殘留著
雪及其劇毒

打印 關閉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藝術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鹰之:愤怒的圆圈(長詩)
.周其仁:小産權房有沒有放開的可
.趙薇:我想做個嚴肅的電影
.洪捷:香港代理書商憶南懷瑾
.沙馬近作八首
.胥志義:政府折騰——中國災難的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二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一
.京劇臉譜的由來及特色
.丁咚:美國政府關門,社會爲何沒
.回國觀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紅眼
.胡紫微:悲智雙運,再造共和
熱門閱讀   更多>>
.劉 誠:命运·九歌(長詩)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學生校園詩江湖風雲人
.劉 誠: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5.12汶川大地震詩歌專刊增刊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中國現代詩歌群體及代表詩人[百
.丁曉宇:性饑渴致留守婦女淪爲鄉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一箪:山東人原來是這樣看待莫言
.杜君立:簡評波蘭電影《卡廷森林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新開專欄   更多>>
.陳萬龍 .踏浪銀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濱
.流雲 .雲南楊光 .lqc88527
.許文富 .子歸 .胡禮忠
.秋江紅葉 .ouyang626 .花兒
.臨才 .穆高舉 .海堯
.阿爾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漢中翼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