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 長詩
劉誠:潔癖十一首

什麽是詩意?詩意就是真相。

           ——題記

◎詞

 

這些詞,我們年代的青花寶器被我擁有

文物的美,渾身爬滿了特有的紋理,像成熟的西瓜

被我小心地收藏在詩歌之中。我的詩歌中空,收藏詞及其相關的事物

我喜愛一切的詞,包括它們的形體和光澤。而事實上

這裏每一件成品出爐,都引發網絡的歡呼,被成千上萬的人追捧

哪怕是一個壞詞沾滿了血淚,被弱者的夢魂反複纏繞

詞語鼎盛而幸福歉收的年代,急切的呼號,驚歎的聲浪

奔走如飛的腳步,風靡了整個現場

很多詞一經出爐便被人爭相持有,抱著跑下斜坡

 

一些詞被打碎,更多的新詞誕生。不用擔心一個詞的被打碎和流血

也不怕羊水流出,詞答應承受生出和被分娩的痛苦

 

有人辯解。有人圍爐夜話。有人爲它寫詩

其間的微言大義被人們反複開掘。無數的詞被打開然後合上

一些人以終生研究這些詞的生成機理爲業而一無所獲

詞的産生遵循著秘密的路徑,其配方通常秘而不宣

我聽見造詞的工匠不時走到爐口說:火候到了,出爐(劇烈沖突的年代

詞語鼎盛而幸福歉收。就在此刻又有一批新詞成型

你的青花和我的青花在詞的流水線上運轉如飛

更遠的地方煉獄的爐膛冒出青煙,如同魔鬼的身軀

注定名垂永世的工場,每一夜被小鬼的能量加持,黑煙升騰觸摸到天空

 

詞語鼎盛而幸福歉收的年代,它所特有的青花寶器

在生成中遺忘,源源不斷地流向後方,見證一個年代的繁榮與衰落

而我是幸運者:詞的青花寶器豔麗無比,被盛妝的美女以頭頂著

快步如飛地進入了劉誠詩歌的無邊黑暗

 

騎虎或以虎爲馬

——2012527。夢:悲哀;無邊的憂傷;猛獸踐踏的大地;驕橫、絕望、自虐、有虎長嘯于高崗;惡。面譜。大地被蹂躏的美;神和真理;淫女的紅唇和唯物論。而成此詩。

 

虎在天空懸停。倒轉。神的坐騎,雲霞般燦爛的軀體

由相互沖突的斑斓色塊構成。在密織而糾纏的線條之後

一只虎緩緩升起,將騎虎者托舉到了僅次于天空的位置

從高山到平原;從東方到西方,再到北方;從大地到天空

縱橫奔走的山脈,滔滔不息的江河,臣服于虎的威儀,在虎以下的地帶安靜

騎虎者以虎爲馬。與虎結盟的蜜月,相互接納,凝視,相愛

以歲月之舌互舔並産子(或爲孟加拉之虎,印度之虎,病泉之虎

下山之虎與上山之虎,景陽崗吊眼白額爲武松遭遇之虎和

饑餓之虎,追逐之虎,畫眉之虎,厭世之虎,震怒之虎

神的坐騎,在一個猩紅的早晨脫離了神的控制,被俘獲

在黎明與黑夜的巨大山谷之中,騎虎者以虎爲馬,驅趕百獸的怒吼濺起飛鳥和林濤

虎回頭,向八個方向展開垂天之翼……被神放牧

 

如此昂貴的存在;盲目的意志,必得澆之以血方可暫時冷卻

必得投以童男和童女之身,方可發育健碩的肌肉,使神的坐騎短暫溫柔

在肉身飼虎的佛佗離去很久之後,騎虎者以虎爲馬建立起虎的王國

百獸被殖民;爲了安慰虎,騎虎者率百獸以血塗面取悅于虎,而虎依然憂郁

虎的饑渴是血的饑渴,間歇性發作的致命性病毒的攜帶者,那裏漫天的大火

必得以淋漓的血淚方可緩解,虎感到深入骨髓的饑渴與痛楚

衆神被抛棄,打入冷宮;百獸改信虎的宗教。虎爲世界立法

生命萎謝零落成泥。虎成爲幫凶……虎和騎虎者構成的世紀,原形畢露

血腥、漫長。在曆史的巨大區間,百獸之哀吟不絕如縷)

 

除了物質,沒有事物。除了虎的真理,再沒有別的真理

神被逐出。騎虎者相信世界由純粹的物質構成。包括性和美

騎虎者以虎爲馬,追逐一只氣泡走過三年、七年然後退卻,醉臥于酒池肉林

神的意志被排除在虎的領地之外。神權威淪落。神的家族面容模糊

大地被踐踏,血肉模糊鮮血淋漓(女娲補天之後大地再次淪陷

黎明懾于虎的威儀一片寂靜。山崗和森林因恐怖而微微變形

如此焦躁與暴力,一定在某種程度得到了神的默許……騎虎者以虎爲馬

難以駕馭的猛獸,一旦騎上必得騎著(神的坐騎,完全盲目)

 

虎之哲學。虎之文學。虎之美學。虎之相思。虎之美食

虎之倫理。虎之盛宴。虎之工藝。虎之建築。虎之妻妾……虎之道路

與神相反……飛天之虎,遁世之虎,飛翔之虎,追逐之虎

被狼和狗同時觊觎之虎,變異之虎,火焰一樣通體火光之虎升起

騎虎者以虎爲馬,驅虎北疆飲虎南山,在密林那邊巡行,虎成爲幫凶

溫文爾雅的精致之美被斥退。神的浪漫與溫婉成爲絕響

騎虎者孤獨,內心黑暗,驅趕著神的坐騎,沿與神相反的山脊一意孤行

虎成爲工具,被用于郊遊、巡行和交通,且被用于威懾和攫取

虎成爲幫凶。大地無條件坦露江河、山巒和森林的豐潤胴體之美

爲了飛翔的愛好,騎虎者爲心愛的坐騎插上了雲的翅膀

 

虎在天空懸停。倒轉。奮鬃鼓吻,將第五萬個挑戰者斥退

廣場上跪倒著仰望的子民。奴隸的城邦,詩人手捧頌詩簇擁在騎虎者身旁

騎虎者以虎爲馬,被衆多侍從圍困,間或哈哈大笑,偶爾也吟誦詩詞

其陰影遮蔽了平原和茫茫大地,藍寶石一樣的天空落入了騎虎者的腰包

朝發于水,視胯下虎之斑紋爲美,騎虎者喝令天下裸女橫陳

夕至于山,坐聽胯下坐騎長嘯,騎虎者凜然而忽生並吞宇宙萬有之意

虎代表意志,盲目,財富,權勢,交配的權力。過去、現在和未來

虎代表真理,而真理被虎反複強奸。炙手可熱的權勢令大地臣服

成群的裸女爭先恐後以身體作爲獻祭。世界被虎的張力反複損害

虎陷于混亂和潰敗。大地在失去神的眷顧之後淪陷、陣發性抽搐

呈現一片被蹂躏的淋漓頹敗的美感,神頻頻示警。于是保持

世界保持。天與地的夾角保持。文化保持。兩性的關系保持。石頭的城堡保持

水的渾濁與美保持。水枯竭,騎虎者在保持中消耗,坐吃山空

凋敝的森林、滿目瘡痍的大地,蓬生出貧困和罪惡的無邊蒿草

騎虎者年邁,老眼昏花,病體恹恹,被奴才反複稱頌,被野心觊觎

(“……得之于天失之于天,騎虎者終必爲虎所傷”)

 

昨夜,虎懸停于天空的某處。驅趕虎、利用虎、放牧虎;騎虎者以虎爲馬

危險的行程,騎虎者進退兩難、面容模糊……被神放牧

 

◎半神:對靈魂的某種描述

 

基于既往的經驗,我決定稱你爲半神。神的半成品

類似神,但低于神。半人半馬,或獅身人面。代表一半的道路和一半的火候

神的半成品,無形而有一切形;沒有方位而占有一切方位

一塊待雕琢的坯料,必得加以斧鑿方可以拓出一尊不朽雕像的輪廓

粗糙而有缺點的神的毛坯,必得經曆煉獄之火的反複撕咬

方可能跻身衆神至尊之林,否則完全可能淪落于火焰的深淵

半神的命運仍然是懸空的,其前景仍在兩可之間。可以上升也可以淪落

可以美貌至極,也可以無比醜陋,直至淪落成魔

可以抵達衆神至尊的位置,也可以非常下賤賤如草芥

有的人堅持說出真理,最終在火刑柱上成聖萬古留名

有的人將你抵押給魔鬼,換回滿城的金銀財寶和一世的榮華富貴

向上攀升至至尊的位置還是淪落,只在于一念之間

半神,類似神界的雜耍者——我看見它娴熟地操縱著一個人的肉體

就像民間社火裏的高手,操縱著一尊杖頭木偶

 

只爲了一次經曆,不惜進入並寄居在一個肉體之中

只爲了一次成就,可以飛快地越過萬水千山,走過遙遠的行程

就像殺手在一個月黑風高之夜出手,以子彈的速度突出于槍膛

將某一具空洞的肉體命中。機會是珍罕的;流水線上滾滾而來的半神的洪流

聰明的寄居蟹,最終都找到了中意的肉體,毫不猶豫地進入並且堅持

因入世而醉心于欲望的冒險,又因爲神的某些特征,拒絕爲任何一具肉體殉葬

一個人被擊倒了,靈魂卻越過肉體的屋頂逸出于萬裏之外

一個士兵可以讓肉體背負它的軀體經曆,深入戰爭中最危險的地帶

一個人可以用刀對准自己的要害部位致命一擊而對靈魂卻束手無策

世間沒有可以囚禁靈魂的牢房,即使是在嚴密設防的監獄

也可以輕易踏過一個老年看守的頭顱自由進出無遮的天空

不知道它的下一步;不知道誰的肉體將被它捉住和充滿,並被控制

由于靈魂的加入,一個人的命運將有可能被置于一個比神稍低的位置

其前景恰如內部分叉的倒置的河流,指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靈魂的行程是拯救的行程,除非到了最後,神通常不會主動伸出援手

一具很好的肉體在神與魔兩個方向的爭奪中微微傾斜、彎曲

 

沒有人比我更深入地體驗到一個半神的焦慮和痛苦

也沒有人能像我只爲了追隨一位半神艱苦卓絕的經曆而投入一生

殘缺之神,未完成之神,面譜的一半石榴的一半瓦罐的一半道路的一半

半心半意。半對半錯。半紅半黑。半黑半白。半生半熟。半神半獸

半人半馬。半明半暗。半美半醜。半饑半飽。半圓半缺。半苦半甜

半清醒半糊塗。半瘋半傻。半好半壞。半成功半失敗。半哭半笑

一半來自天賜,一半得自修爲,被不確定和暧昧的事物完全籠罩

一半——是歡樂的源泉也是痛苦的源泉,失敗與毀滅都不是虛構

我常常在夜裏傾聽它的獨白、聽一個孤苦無依的半神含混的低語而悄然入夢

那裏時而莫名其妙地卷動風暴,時而又像暴風雨之前出奇地寂靜

而在另一些夜裏,卻聽到它瘋子一樣用力地擊打一件鐵器的聲音

一個失眠症患者的半神會恍驚起而長嗟打自己的胸膛,就像推拉著一只破舊的手風琴

一個痛苦到極點的半神也可能在一次酒精的興奮裏長眠不醒

 

神秘的家夥,永遠躲在肉體之後捕捉那些擴大權力的機會

不必等到授權,構成我代表我;常常代替我簽署一些至關重要的文件

盡管它被我遮蔽。在生活的前台你們看到我,卻看不到靈魂出場

它情願讓我遮擋了它的大部分陽光而將自己置于肉體的陰影之下

決不走到前台而堅持留在陰影裏活動的秉性,讓人想到陰謀家和夕光裏的蝙蝠

我們的關系若即若離,糾纏不休,有時候分不清究竟是我還是它

在白熱化的生存競爭中,誰拖累了誰或幫助了誰,誰是功臣誰又是罪魁禍首

不知道它從何而來;當一只用舊了的肉體的容器被廢置,又將往歸何處

是否會像一只狡猾的寄居蟹急急忙忙爲自己找到一個新的家園

如果一定要找到一個新的家,是找到一個國王,還是找到一個乞丐

是找到一個職業殺手、還是找到一個高官,或一位聊齋故事裏趕考的書生

當然也可能找到美女(請注意,美女作爲一座肉體的空的建築

完全可以被某個靈魂占有,並將在劉誠品牌的詩歌裏反複出現)

而你——選擇了我是否也接納了我的命運;我能否在擁有一種命運的同時

擁有第二種命運;如果第二次選擇,將找到什麽樣的詞語什麽樣的愛人

親愛的未成品的經驗中的半神,我看見你堅決存在但面容模糊

 

有時也會與一個很壞很壞、既墮落又殘忍的靈魂狹路相逢

最劣等的半神,綁架肉體、遊戲肉體,視肉體爲奴仆爲牛馬,視萬物爲刍狗

一尊精致的肉體的容器一旦被這樣的惡靈據有,必將面臨毀滅的前景

成爲器物的希望爲零,這對靈魂和肉體當然都是危險的時刻

也有一些靈魂被過多的汙垢玷汙,須在聖水中打開反複清洗

但作爲受害者,肉體在原則上是免罪的,因爲它乃是受到教唆和操縱

這是機敏的半神、懶惰的半神,這是美麗的半神、醜陋的半神

這是通靈的半神、愚笨如牛的半神,我的仇敵、我的伴侶

在通往人生高原的去路上,我可能失敗,卻不能容許墮落

拒絕任何一個惡靈暗送的秋波,正如同拒絕一個平庸的靈魂對肉體的觊觎

 

一個真正的詩人會答應在詩歌中爲靈魂留下一塊不必要很大的位置

但只有在偉大的詩人那裏,才有可能以一生的時間面對靈魂的問題

這樣的詩人具有暴君的某些特點:他准備了酷刑的刑具,招來了成群的打手

只要高興,隨時都可以將這個半神半獸的家夥綁上十字架嚴刑逼供

或加之以水,或加之以火,或加之以軍棍,或加以錘擊之刑、鞭笞之刑

或誘之以生,或恐嚇以死,或許以榮華富貴,或許以金錢美女

無窮無盡的問題滾滾而來,每一個都攸關生死、攸關終極命運

每一個都必須如實招供,否則極可能慘遭皮肉之苦(你從何來;你又何去

你是誰,誰是你;爲什麽來到這裏;誰是你的同夥,負有何種使命

你犯了什麽罪;你有何德又有何能,堅決要求一個中國皇帝的待遇

是生存還是毀滅,是哭泣還是狂笑;爲什麽必須以一生面對文字

是說出還是沈默,是堅持還是背叛;爲什麽必須以一生面對真相

爲什麽必須爲時代贖罪,承擔人類命運的全部重量;你誠何福,你又何辜)

 

半成品的、遲到的、有缺陷的、被反複拷打和在路上的半神啊

由于你的半神的性質,一個粗鄙的人向上攀升至蓮花的底座是可能的

這樣的工作類似冶煉,通常需要耗去一個偉大的詩人整整一生

 

◎潔 癖

 

爲什麽不能是瓷;火焰中走出的形體,我爲它高貴的品質入迷

爲什麽不能是海;永恒的洗滌者,我只是一個潔癖患者,被一大堆缺點包圍

我對不住春天。美豔無比的花,我一沾手就謝了,不再美麗了

也不是碩大的旱蓮花,潔淨的頭顱可以從樹的潔淨的內部伸出

我的心思猥瑣、暧昧,再美的雪地,我走過去就不再平整了

我不是一個適合迎神的人和給神跳舞的人。我不是魚,可以生長在水裏被水洗滌

我不能碰迎神的聖果,我粗糙多毛的手,每一只都沾滿了細菌

我眼裏生産眼屎,耳中生産耳垢,嘴裏分泌痰液,腸道産生糞便,被寄生蟲據有

我以分食動物的身體爲樂,以披戴動物的皮毛爲富貴和美的極致

以偷盜卵生動物的卵粒、植物的根和果、蜜蜂辛勤釀造的蜜爲生

以占有黃金和擁有動物的數量作爲財富的指標,且懂得以文化的名義把它們漂白

我數不清在我的一個指甲縫裏究竟藏著多麽巨量的細菌和病毒

我帶著這些狡猾的寄生者行走,勞動,周遊世界,寫作,做夢,憤怒和大笑

我熱愛真理卻怯于爲真理獻身,洗淨了手套卻洗不淨肮髒的人性

我可以洗白油汙的襯衣、沾滿愛液的床單,卻洗不白心靈與夢境

我以有缺陷之身接受了有缺陷的事物,洗不淨過多的權力與欲望

我渴望回到簡單的植物,回到原初,可是回去的門已經關閉

我渴望天堂可是沒有天堂,任何一座天堂,乃是以地獄作爲它的基礎

 

一個肮髒的人,有缺陷的人。一個有官瘾的人和軟弱的人

你不適合在迎神的隊伍裏出現。你碰過的聖果,神就不再受用了

一池至清的清水就在前面但你不能走過去,你一碰就不再是清水了

在極地雪一望無邊,你一走過去,就不再細膩、也不再平整了

在城市有很多的美女,你不能用眼睛去看,一看就不再清純了

我常常感到無能爲力。我很可能相當混蛋,不配擁有這麽好的世界

我不適合朝拜聖山,雖然我以聖徒的虔誠走在通往聖山的道路

大神居住的地方,披戴著冰雪的聖潔之光,在雪線以上閃爍著迷人的光芒

我一直想更純一點、更聖潔一點、更高貴一點卻總是走向反面

我本來清白,可是我沾染了很多汙物,與塵土中的命運狹路相逢

我追求幸福,可是手上沾滿了雞的血、豬的血、羊血和弱者的血

我愛美麗,可是常常看到自己的肮髒,人的樣子遠不如一只鳥或一匹馬

我有強健的體魄,可以負重,但拒絕承擔一個偉大靈魂的重量

我感到孤獨,卻不再憤怒,一種無力感和挫敗感將我緊緊纏繞

我倡導第三極神性寫作,卻不能把它貫徹到詩歌寫作的全過程

我首倡第三极神性写作诗学理論,却让众多的追随着感到迷茫,无所适从

 

爲什麽不能是瓷;火焰裏走出的金剛不壞之身

占有僅次于永恒的位置,而我只占有瞬間。爲什麽不能是海

我比不過家養的寵物,不用刷牙,永遠有一口雪白的牙齒

我掌握語言卻總是說謊,我筆下只能吐出很少讓上帝勉強感到滿意的句子

卻很少真理,僅有的真理往往十分幼稚,仍然處在真理的最低層級

我用掉了一棵樹,世界上的那一棵樹就不存在了,除非再栽以新樹

我用掉了一張紙,卻用它來記錄謊言,滿足我對名利地位的渴求

爲什麽不能是瓷,是海,不能是一只鳥。爲什麽不能是樸素的植物

植物可以在原地堅守,我卻一刻不停地離開原地,順水漂流

爲了至清至潔的理想,我用肥皂狠狠搓洗,在水裏搓了又搓

有時搓得發紅,有時搓得發青,以至懷疑皮膚將在搓洗中變得透明,流出鮮血

我讓清水沖著,繼續沖著,水一直響著,很多細菌從那裏流走了

但細菌反而更多。我沒有辦法清洗空氣:空氣中充滿有毒的物質

城市被霧霾深鎖,強沙塵暴動辄攜帶千萬噸塵土卷過北方大地的上空

一個潔癖患者,或許只能以大海作爲知音,可我愧對大海

我沒有辦法阻擋任何一個人向大海傾倒汙水,大海大海大海,永恒的洗滌者

你需要多少年才能洗淨身體,需要多少年才能恢複固有的透明

 

爲什麽不能是瓷,不能是一只鳥。爲什麽是人

爲什麽不能超然一點,再超然一點,置身于宇宙的時間和空間之外

爲什麽沈重。我感到我正在被一種神秘而強大的力量甩開

我感到我是不潔的;在世界旋轉的結構中,我成爲被最先抛棄的部分

我感到失重。我端著茶,讀著剛剛出版的報紙和書籍,被甩開

在和人聊天的時候被甩開;我和心愛的女人調情做愛,被甩開

我走路唱歌,可是被甩開……黑洞的體積、黑洞的神秘和力量

遠去的事物你們提前進入夜色,你們美麗可是遠去,卷走細軟

我一生都在和此種力量作戰,以至産生了某種創造曆史的錯覺

但我承諾決不窺伺你們封鎖的內部,也決不從你們的神龛拿走任何一束花

我只是請求你們的裹脅不要太快,以至將生活的過程全部擠走

我答應終生在這裏生根,在人民的內部定居,建立國家生生死死

遠去的事物,除了我誰如此淡定、抗拒這旋轉宇宙的力量……

 

一個搶占了中心的事物在那裏稱王。他居住在事物的最中心

他坐在一只沙發上,一個勁地抽煙、一個勁地喝酒、一個勁地行令

這是一個焦躁的人、一個暴怒的暴君,以宇宙的物質爲食

在吸入宇宙物質同時,卻把花、植物和羊的身體留在外面

一行白衣的美女在飛快的旋轉中上升如同孔雀與仙鶴之舞

一群醉酒的彪形大漢駕一輛三駕的馬車在原野上打馬飛奔

還有的人們找到權力、職業、財富、女人和地名,在那裏造屋定居

居住在中心的暴君,卻把它們趕出來、趕出來、再趕出來……

——暴君你好!絕對的力量你好!旋轉中的事物你好!讓我一生都在邊緣行走吧

我是羊,遠離食肉的動物,吃邊緣的青草喝邊緣的清水,被抛甩出來

我在邊緣的鋒刃上行走,我和邊緣,被某種力量抛甩出來

無數的事物像受驚的蹬羚,從中心向所有的遠方加速逃離

我希望是瓷,是不容任何汙點的火焰;當煉獄爐膛中的大火被人們挑得更旺

我希望獲得聖潔的承諾,並願意將渾濁的肉體投入其中

 

◎昨夜,詩內在于我

 

誰從我手裏奪走詩歌?自由與堅硬的旗幟,它高高在上

而又內在于我。……不被偷盜不被搶劫不被欺騙不被代表的詩歌自成風景

而又內在于我,臣服我,緊跟我。美的樣子。我走到哪裏跟到哪裏

很多時候,就在我的內心锵然作響,雖然未必形之于文字可是它在

我渴望是新的面孔,爲新的事物、新的力量、新的精神寫作,爲此

在以往很多日子裏我拒絕寫作,因爲我對很多的寫作感到羞恥(讓我把詩歌

投擲給你們。貪婪的食腐者,妩媚的文學,你們在奪走財富的同時

也搶走詩歌,最終卻只奪走詩歌的皮毛。我選擇與人民站立在一起

 

能激怒一個最好激怒七個;能激怒三百最好激怒四萬五千個

你也許不足以救世但卻足以確保激怒,萎靡的中國詩歌界很多東西被你激怒了

包括爛仔和權威,包括美女和准美女,包括見風使舵的婊子批評界

一些人罵罵咧咧圍了上來,另一些人醋意十足像發情的河蟹到處爬行

很多東西都激怒了可是仍將激怒,就像火焰激怒幹柴、風激怒海

就像一道眩目的亮光將詩歌的天空深度灼傷,最好激怒中國詩歌全體

讓他們像暴怒的大海一樣站立起來向一個中國詩人怒目而視(詩歌多得要命

擡頭詩歌打頭,低頭詩歌絆腳,詩歌之林密不透風,那裏長滿果實

一個個自稱天才詩人的人眉飛色舞,在那裏歡呼著詩歌豐收的秋天

詩集一本接一本從國家的邊緣飛來,寫滿了詩人自戀與含混的呓語

其中不少以大師自居,像耐心的垂釣者在論壇的某處坐等美麗女性的崇拜者

自己送上門來。詩歌的夜市只有死黨,不准備給真理留下任何空間

一百个电话九十九个谈诗,另一个谈论诗的是非,名曰藝術的政治

你將門關上可是一首詩忽然擠進門縫毛遂自薦;你見到的六十個人

五十六個寫詩還有四個編詩,也不是編詩,乃是以編詩人名單爲生

其特點是,必得將自己塞進這個名單內部,且必得與死人排在一起

 

誰從我這裏奪走詩歌?誰中止詩歌?匮乏?死?或者城堡那邊

突然沖出的某個挺槍躍馬的蒙面騎士?你還是你們?(僞詩人們,我准備第五

十次把詩歌扔給你們可它還在,自由而堅硬的旗幟,有石頭與金屬的質感

且內在于我)不被偷盜、不被搶劫、不被欺騙、不被代表的詩歌

內在于我,高于我,在與神並肩的位置。而你們,只搶走了膺品

詩仍然在我手裏,除非將我的命一並拿走……自由而堅硬的旗幟

內在于我。我呼吸則詩呼吸,我行走則詩行走,我詛咒則詩詛咒

我做愛則詩跟著做愛……詩追隨我,內在于我。詩與我的命緊緊地捆綁在一起

而其實,詩只是層層蛻去的皮,薄如蟬蛻,曾經在風中帶響飛行

而其實,詩不是什麽,只是立場和品格,有時也被人誤稱爲才華,它內在于我

而在很多時候,它其實就是我的命

 

被時代詠歎調

 

被時代,公仆役使主人,主人變身P民,公民淪爲百姓

被時代,許多東西都改變了,包括漢語語法,很多很好的詞必得以被字作爲前置

被時代,高鐵傾覆被稱輕度追尾;警官逃館被稱爲休假式治療

被時代,竣工不久的大橋垮塌被稱輕度側翻,另一些時候則被歸結爲天氣原因

被時代,黑白顛倒,天降妖孽,和尚攜帶豔女超度亡靈,精英爲了富貴出賣良知

被時代,貨幣貶值,生存昂貴,上不起學、看不起病、住不起房、買不起墓;所

有的資源都被國家壟斷了,包括工作——每一個人都必須爲國家工作,否則很

可能完全沒有工作

被時代,菜刀實名,網絡實名,竊國爲侯,自焚是罪;新聞等同謊言,曆史淪爲妓

女,公正淪爲笑談,據說時代不同了,道德與良知已經成爲迂腐和無能的代稱

被時代,天災頻仍,人禍不斷。土壤被重金屬汙染,空氣裏PM2.5大規模懸浮,

水資源大面積汙染,地溝油大規模回流餐桌,毒奶粉、毒大米、毒玩具、毒飲料、

毒雞蛋、毒白酒、毒膠丸紛紛出籠,防不勝防

被時代,人民消瘦,人命微賤,賤如蝼蟻草芥,每一天都有人慘死街頭,唯有權力

與資本凶猛,而官員肥頭大耳,無論生態環境多麽惡劣,自有隱秘而發達的特供

體系穩定供養

被時代,警察密布萬馬齊喑,唯有喉舌如簧,官民形同水火,如同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被時代,被自殺、被幸福、被和諧、被強奸、被拆遷、被小康、被自願、被精神病、

被上樓、被墮胎、被盛世、被統一、被封口、被非法、被代表、被服務、被移民、

被自由、被滿意、被城鎮、被休假、被先富、被上崗、被就業、被愛情、被結婚、

被加薪、被計生、乃至被計死……多少以被字打頭的新詞被人們造出、造出、造

出、造出還要再造

這是最拼爹、也最坑爹的時代,這是最美麗、也最醜陋的時代;這是最喧嘩、也最沈

默的時代;這是最瘋狂、也最渎神的時代;這是指鹿爲馬的時代但絕不是秦的簡單

重複;這是史上最富有、也最貧困的時代,在很多方面登峰造極,在很多方面創造

記錄

被時代,沙逼北京、豬投上海,屍浮黃河,生死茫茫,活著但是沒有希望

被時代,亦網上所謂“河蟹社會”別稱“草泥馬”

 

豬:歌與哭

 

你們是豬,豬的識見,豬的思想,豬的頭腦,豬的膽略

被圈養、被愚弄、被奴化、被侮辱的生靈,如此難耐謙恭的沈默

屠夫只說一句豬萬歲,你們就報以一個世紀漲潮般的回響……

我並不指望你們在某一天成爲自由的歌者;你們是豬

只看到屠夫的身軀那麽高大,多變,卻沒有看不到自己的挺拔與偉岸

你們是豬,雄性的,但不要以爲可以爬升到種豬的位置

因爲你們被閹割,雄性的生殖器,那主宰生育的偉大符號,你們不配擁有

 

(每一個地方都爛掉了。事物在腐爛中堅持

腐爛的生成物豔若桃花,像融冰,滴滴答答——腐爛,似有加速的迹象

每一個結構都在垮掉。每一根骨頭都流出黃水和膿液

從樹梢爛到樹根。從皮毛爛到內髒。從內部爛到外部

世界只有幹柴,沒有火光。只有寂靜。只有罪惡公行

許多事物都顛倒了,包括價值、是非和黑白、鹿和馬

尋找真理的人紛紛失蹤。互聯網上許多中國字掐掉了,被強制以星號代替

據說因爲敏感,傷害到某些核心利益;腐爛如黑洞吸入物質

只是,你們掠奪的步伐能不能更快一點、更快一點、更快一點

掠奪的膽量能不能再大一點、再無恥一點、再強悍一點

焚燒體制的大火,能不能在你們的手裏燒得更旺、更旺

全中國的貪官你們是好樣的,中國受難的時候你們也沒有閑著

每一個都在爲中國的民主自由事業加班加點起勁地工作

我決定表揚你們,爲你們請功,向你們獻花,請你們上時代的頒獎台

當然也必須訓斥你們:腐爛是徹底的,只是遠遠不夠)

 

你們是豬。豬的智慧,豬的歡樂,豬的追求,豬的命運

你們自稱宇宙中最聽話的豬,可屠夫說:世界上最聽話的豬都是死的

你們也曾幻想擠進屠夫行列,擠進了屠夫之群仍然是豬

茲因生死茫茫,你們很難保證自己的後世子孫淪落爲豬

自私、怯懦、只知互掐、英雄的基因如此稀缺的種族:你們會死一萬次

且每一個都有罪——你們,包括我

 

想 象

 

想象天是平坦的,有高人在下棋

想象有兩個老者,一執白一執黑在那裏對弈一下千年,至今沒有輸贏

想象天看到一切,可是冷漠,讓人們放棄思考和行動

想象天漠視一個人或一群人的死,因爲有更多的人在生

想象天冷漠同時又是驚喜的,大部分人的破産

就是天的驚喜,想象天一直在最高的位置注視

天不喜背叛,但所有的背叛都被認爲是秉承了他的旨意

 

神的曆史被腰斬。爲了適應渎神的需要

所有的事物都降低到了平庸的高度,以至我們常常懷疑到神的效力

與完整,那些被無數前人經驗過的事物是否仍然有效

神及其家族是否依舊擁有高貴的質地和細膩的紋理

想象天也許相當盲目而神卻一定全能,除非僞神

神就是唯一和絕對,過去五千年或八千年、一萬七千年,神掌管世界與命運

想象天大于地而神大于天,仍然將地的形體完全包裹

 

想象神是某種多余的物質。人們背叛神

曾經分開海水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摩西在這裏一定會被宣布爲人類公敵

無神之國,在將神的家族逐離之後進入了黑暗

國家在黃昏中低語,人淪爲欲望和暴力的奴隸

許多東西被迫交給天,包括殘局。很多事情不了了之

想象在無神之國,神本身危險,必須結伴出場

當一至二個跛神趕在黑夜到來之前的短暫時光裏突然現身

很可能沒有歡呼,反而被一群野狗瘋狂追趕

 

天,詩歌與教堂的屋頂,龍和神的故鄉

想象天依然是神的舞台而神依然全能,在宇宙的時空之外活動

無論經過了多少世代,仍然是世界最高的主宰

善思想,明善惡,主懲戒,定吉凶,降禍福

想象天的道路坎坷,神可能遲到卻從不缺席

我確信找到了神及其龐大家族的方位,它仍然在天的最高處

透明、深邃、高遠,沒有重量

 

清點財富

 

清點財富,我们还有

當又一個十年開啓,幾經提速的中國火車拉著三億中國人在大地上移動

生活如此局促,可是時間還有,財富還有。機會還有

牛奶和面包還有,活命的麥粒還有。黃金的版面還有

請不要對天上的大神與宇宙的秩序表示懷疑吧

破鏡可以重圓,枯木可以長出新芽,被終結的可以重新開始

腐爛的仍將長出新肉,被割斷的仍將被重新延續

寫過的可以重寫,說過的可以再說,唱過的可以再唱

我們是人民啊,水與火中的堅持,我們能夠

 

罪惡終將被清算,天空終將得到淨化,山河終將被重整

文明的種粒之中仍然包含著美與善的全部基因

公平與正義仍將如約降臨于這一片遼闊的大地

我們是人民啊,根據曆史的經驗,我們的命比任何一個時代的惡都要長久

暴力和欺騙終將帶著它們的細軟大規模的撤退,形同逃走

(……這一生,我們當牛做馬。這一生,我們被人像牛馬一樣驅遣和蹂躏。這一生,我們只

盼望著下一生,希望是牛和馬的缰繩,走不出它的半徑。這一生,爲什麽投胎在這個苦難

而沈默的國家,投胎在中國姓氏網狀水系裏這一條布滿了淺灘與鵝卵石的河床?這一生,

決不向命運俯首稱臣,因爲命運如此悭吝如此悭吝。這一生,我們不幸做了詩人,後來認

了。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牛馬兄弟,我要寫盡你們

的沈默,我要寫盡你們的屈辱和憤怒)

 

當我們背靠世界和人類擁抱了二十一世紀第十一個中國年

烏雲的天空還有。神聖的國家還有。明天的太陽還有

我們是人民啊,我們有足夠的耐心和時間看時代之惡風起雲湧

如同中國股市瘋狂趕頂的主力,惶惶不可終日

 

◎互聯網

 

正義可能遲到,從不缺席

由此上溯至民國,至清,至明,至元,至宋,至隋唐,至秦漢

乃至于春秋戰國,至于夏商周、三皇五帝

在一万年的广大区间,正義可能遲到,從不缺席

由此而及于你、及于我、及于世界的所有領域

自媒體時代,五億網民嚴密注視的神聖廣場

弱者在這裏得到援助,惡棍在這裏遭到清算

騙子、惡棍和野心家在這裏遭到圍觀和哄笑,醜態百出

以至不得不承認,要涉過這一片危險的水域通常需要很高的技巧

世界扁平的內部,正義可能遲到,但從不缺席

 

爲了一個謊言,必須制造出更大的謊言

爲了一個愚蠢,不得不暴露出更大的愚蠢

恐龍時代的事物,你們才是今世最大的愚蠢和醜陋

每一個動作、命令、文告,每一部貌似莊嚴的法律條文都成笑談

每一個突發事件都使你們張口結舌、進退失據

不知道棺材的木板,也可能在一次席卷墳墓的笑聲中斷成幾截

天堂的宮殿也可以在一次哄笑的聲浪中坍塌歸零

 

由此而感動于天、感動于地

感動于宇宙無遠弗界的永恒秩序

五億網民嚴密注視的神聖廣場,永遠擠滿了早起的人們

正義可能遲到,但從不缺席

 

世界末日

 

如果真有世界末日,該怎麽辦

如果現存的世界注定要隨著世界末日的到來突然中止

傳說中的世界末日,或許並不比絕望更壞

至少會有一些變化吧。或許會有騷動掠過石頭的城堡

至少會有風來;在世界末日如此迫近的時候

我歡迎變化,也歡迎風……我歡迎很多……

哪怕是一個具體的水泡在空中漂浮,煥發出迷幻的光亮

末日……或許,恰恰是對付絕望的武器

 

除了無恥,還有什麽能讓我們相信

除了無恥,除了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

難道還有什麽公平與正義的真神

少數人的絕對成功之下是絕大多數人的失敗、血本無歸

資本和權力是最成功的而勞動肯定是最失敗的

除了勞動,還有愛情、良知和真理

誰比誰更失敗,誰比誰更害怕真相

誰比誰更失敗,我們,還是你們

我是失敗的,而我有一百萬畝公平與正義的雲霞在那無遮攔的天空

 

當世界末日如此迫近,我願意將它接受下來

當世界末日如此迫近,我選擇詛咒——世間所有的惡你們好

末日,吾與汝偕亡

 

                                                       2012.12.整理、定稿于漢中

打印 關閉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藝術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鹰之:愤怒的圆圈(長詩)
.周其仁:小産權房有沒有放開的可
.趙薇:我想做個嚴肅的電影
.洪捷:香港代理書商憶南懷瑾
.沙馬近作八首
.胥志義:政府折騰——中國災難的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二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一
.京劇臉譜的由來及特色
.丁咚:美國政府關門,社會爲何沒
.回國觀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紅眼
.胡紫微:悲智雙運,再造共和
熱門閱讀   更多>>
.劉 誠:命运·九歌(長詩)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學生校園詩江湖風雲人
.劉 誠: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5.12汶川大地震詩歌專刊增刊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中國現代詩歌群體及代表詩人[百
.丁曉宇:性饑渴致留守婦女淪爲鄉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一箪:山東人原來是這樣看待莫言
.杜君立:簡評波蘭電影《卡廷森林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新開專欄   更多>>
.陳萬龍 .踏浪銀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濱
.流雲 .雲南楊光 .lqc88527
.許文富 .子歸 .胡禮忠
.秋江紅葉 .ouyang626 .花兒
.臨才 .穆高舉 .海堯
.阿爾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漢中翼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