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 熱點
作家方方實名舉報湖北某獲魯獎詩人職稱晉升過程涉嫌違規操作

周六(4月18日)一大早就被刷屏了。湖北省作协主席、作家方方在其个人微博上公开发出一篇6千多字的“我的一份质疑书。”方方在该质疑书中,落款为“湖北省作协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实名举报湖北某获鲁奖诗人职称晋升过程中涉嫌违规操作,并明确点名,“我质疑的对象是湖北省人社厅。我不知道这样的文字是否被允许,但我还是决定试一试。”该质疑书迅速在微博、微信上传播开来。方方的质疑内容清晰,逻辑明晰,很多读者读后表示认同,表示支持方方的不在少数,诸如“如此公开大胆的质疑,也是足够的勇气与自信!致敬方方”的評論,比比皆是。

方方在質疑書多次提到“T詩人”是誰?對此,華西都市報記者也向方方本人求證,她說:我不能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了解情況的人都能判斷出來。”記者經過多方詢問,從湖北知情人士獲知,“T詩人”爲湖北詩人田禾。隨後,華西都市報也聯系到田禾,他表示,自己已經看到了方方發在網絡上的質疑書,“我不認同她對我的質疑。我認爲那是對我的誹謗。不過,我不打算個人進行回應了。我將請律師來處理,讓法律裁決。法庭上見。”

方方的质疑书分上下两篇及结束语。上篇为:“我为什么要质疑湖北省人社厅。”下篇为:“我对湖北省人社厅的十点质疑。”最后结束语为“我的希望。”方方透露,事情的源起是她2014年6月1日收到了一封来自湖北T诗人的威胁短信,“短信满是造谣中伤、脏话辱骂和恐吓威胁。”方方认为自己受其威胁的原因是,“在2013年10月湖北省作协的职称评定中,我不同意他晋升正高二级。”方方说,她本来 “不想追究此事,让他写个书面道歉给我就算了。但他的道歉没任何诚意。并仍然在外炫耀和继续造我谣言,他的朋友们甚至说我有把柄被T诗人抓住,所以上面不敢把他怎么样。从而致我不得不认真对待此事,由此实名举报。”

方方在質疑書上還詳細陳述了她爲什麽認爲“T詩人無論從職稱年限還是個人素質上,都沒有晉升正高二級資格”的4條理由,以及她“對省人事社廳及相關的質疑。”其中提到T詩人“凡事用錢鋪路。”方方還支持,T詩人目前在作協的地位和職稱,都因爲他獲得過一次魯迅詩歌獎。在質疑書中,方方發出她的十條詢問,其中包括:文學專業職稱升級的條件是什麽人、以什麽樣的准則制定出台的?一個魯迅文學獎,可以反複用來評職稱,這個規定是誰制定的,等等。

◎對話方方:如此敢于發言爲哪怕?“有人欺負到我頭上了”

华西都市报:此前,因为你一条微博,柳忠秧把你告上了法庭。现在那官司还没完结。 现在您在微博上,再次敢于直言,发出质疑。这么较真,是怎样的状态?
方方:反正扛一個事兒是扛,扛兩個也是扛,那就雙線同時作戰吧。你應該能明白,這兩件事是有內在聯系的。這個T詩人發給我的汙蔑短信,髒話狠話不堪入目,我都沒在質疑書裏寫出來。這樣素質的人,竟然有資格獲得中國文科領域最高的職稱?其實吧,我雖然投了棄權票,他這個職稱依然已經被評上了。但是他聽說我對他的意見後,還發短信威脅我的人身安全,我就沒法忍了。我並不是一個願意惹事兒的人,但是如果誰欺負到我頭上了,我還是要反抗一下的。我有時候也感到很悲涼:正是很多人有隱忍的心態,別人欺負到自己頭上了,還不敢發聲保護自己,這樣也助長了那些欺負人的囂張氣焰。

華西都市報:你有沒有想過:其實您也可以不去理會這些人,這樣就可以免得牽扯進去,耗費您的精力?
方方:我這樣做實際是事出無奈,有“自證清白”之意。因爲他的朋友在外說,上面不敢處理T,是因爲他手上有方方的把柄。他的朋友說將來他要寫湖北文壇的回憶錄。你想想,我幾乎成了被迫反抗了。不然以他們造謠生事的能力,人們會以爲我做了什麽見不得人的事情了。我這是沒辦法。我真的不想理會這些事情,但是很無奈,真的很無奈。我只是投了個棄權票,並沒有四處找人反對他,他就發一系列帶有強烈人身攻擊色彩的威脅短信給我,讓我的人身安全都沒有保障。我只好自衛。其實我這些意見,早就通過明規則,反映給相關單位或人士,從去年六月開始,想想那是多麽艱難的過程。事到如此,我只好通過微博發聲,這實際是一個無奈的人向社會有正義感的人們尋求幫助。

華西都市報:這些事情肯定會牽扯您很大精力。寫作受影響,也不在意嗎?
方方:肯定會影響寫作時間。但人生不只是寫小說一件事。一但倒黴,遇到這樣的事,在一讓再讓的情況下,我無非選擇了不如面對。

華西都市報:您這個質疑書影響很大。您在質疑書中,明確質疑的對象:湖北省人社廳。在質疑書發布以後到目前,他們主動回應您的質疑了嗎?
方方:還沒有。不管是正式的還是私下的,都沒有。我想,今天是周六,他們的反應沒那麽快吧。

华西都市报: 您一直这么敢于直言,坦白说,这些都有可能影响到您本人的现实生活,包括您的工作职务。 您考虑到了吗?
方方:最壞的結果,就是不當湖北省作協主席,這不算什麽壞結果。我早就不想當了。只是一但辭職就是事件,我也不想多事。如果湖北官方免我的職,我會很高興地接受。套一句電影台詞:我不想當這個作協主席已經很多年了。
 

◎附錄:方方質疑書全文:《我的質疑書》

□上篇:我爲什麽要質疑湖北省人社廳

一、事情的源起

2014年6月1日晚,我突然收到湖北T詩人的短信。短信滿是造謠中傷、髒話辱罵和恐嚇威脅。其中一封是這樣的:“你知道我對恨你到什麽程度嗎?我想讓你四肢不全,或割掉你的鼻子,爲自己出一口惡氣,更重要的是爲湖北文壇除去惡魔,那樣做我就是坐牢也值得……”

T詩人要殺我的唯一原因,就是在2013年10月湖北省作協的職稱評定中,我不同意他晉升正高二級。而在此前,我與T詩人從未有過過結。一年前他給我的短信中,還稱因我的無私而對我“景仰和崇拜”,是他心目中“神”一樣的人物。

T詩人貧苦出生,努力至今,也不容易。我原本不想追究此事,讓他寫個書面道歉給我就算了。但他的道歉沒任何誠意。並仍然在外炫耀和繼續造我謠言,他的朋友們甚至說我有把柄被T詩人抓住,所以上面不敢把他怎麽樣。從而致我不得不認真對待此事,由此實名舉報。

2013年秋,湖北省作協黨組在評定職稱中,爲了讓T詩人能順利破格晉升正高二級(文科最高職稱,相當于大學二級教授),既不顧其條件不夠,亦不顧其有違法行爲在先,強行違規操作,讓完全不符合規定的T詩人,得以順利晉升正高二級。

在湖北作协职称评定结束后,省人社厅方面按规定派工作人员前来省作协考察职称评定有无违规情况。我作为省作协主席、湖北省文学系列高评委会主任,如实向考察同志陈述了我对省作协党组违规操作的意见,并且表述了我为什么不同意T诗人破格晋升的觀點。考察的二位同志都非常吃惊,觉得此事严重,表示一定向人社厅汇报此一情况。但省人社厅、尤其作为厅长的翟天山先生,完全无视我的所有意见,不作任何核实和调查,亦无与我有任何沟通,甚至公开向省作协人事处同志表明,T诗人可以晋升。并且批准了T诗人的正高二级,从而导致T诗人在正高二级评上之后,向我发出威胁和凶杀短信。

我認爲:T詩人無論從職稱年限還是個人素質上,都沒有晉升正高二級資格。下面是我關于整個職稱評定過程的陳述,以及我對省人事社廳及其廳長翟天山先生的質疑。

二、我爲什麽不同意省作協T詩人破格晉升正高二級

T詩人簡介:T詩人學曆爲小學畢業,中學肄業。上世紀九零年代,因承包省作協的第三産業方圓公司以省作協自籌自支的編制進入作協。初始賣挂曆,後做教輔材料生意,並由此而發財。再後以一份造假檔案,正式調入省作協文學院,成爲專業作家。2007年秋獲魯迅文學詩歌獎,並于2011年評上正高職稱。

我不同意的理由如下:

1、T詩人2011年剛剛才評上正高職稱(四級),到2013年,時間才兩年。而這兩年中,他並未有重要作品發表,也沒有重大的社會貢獻。這麽短時間內,就破格晉升爲正高二級(相當于大學二級教授),未免速度太快,顯然違反職稱評定的常規。對比作協那些05年就評定高級職稱的專業人員,尤其顯得不公平。

2、T詩人的學曆低,文化水平亦低,一篇文章都寫不順暢。爲人總體素質也較低(與人有矛盾,動辄破口大罵髒話,掀桌子踢門板等都做過,省作協員工無人不知)。而他的詩歌獲魯迅文學獎也一直都有負面傳聞。同時,僅僅一部詩集得獎,已經給了他太多東西:(1)省文學院副院長之職;(2)省作協副主席之職;(3)被評爲正高職稱。坦率地說,如果沒有這個詩歌獎,以T詩人的個人素質、教育背景、寫作能力、專業影響和社會知名度,他都不可能獲得其中任何一項。這一點,相信湖北了解情況的人多會有基本共識。我們不能把一個文學獎看得太重。重到只要獲獎,就要什麽給什麽,任其貪心無度,都給予滿足。我們還是應該綜合個人經曆、個人素質、個人的文學水平和個人的實際能力來看問題。眼下這麽快速將T詩人破格晉升正高二級,我覺得不僅對作協諸多同樣需要職稱升級的高知不公平,在某種程度上,對文學也是一種傷害。

3、T诗人凡事用钱铺路(他是生意人,这也是习惯。),在作协几乎无人不知。如果借了钱,而未满足其需求,他就会立即翻脸,并以借钱一事为把柄,迫使对方就范。在我就任主席之后,据我所親曆的,仅仅是作协原直管领导H,他就先后以送钱或借钱的方式,行贿210万元。第一次送10万元。用他自己的话说,这笔钱,我是没有打算要他还的(这是他亲口说的,当时有我和另外至少三四位作家在场)。之后又以借钱的名义,给这位领导H二百万元(我亲眼见过借条。)。而当领导H在长江文艺杂志改革过程中,没有满足T诗人的要求时,他便大闹党组会议,当众对H拍桌子。然后开始四处揭发H收受他的钱财等等(我知此事,两次都是在T诗人揭发H时,被叫去听揭发。一次是有几位作家在场,另一次是上级来人调查时)。H作为直管领导,收(或借)T诗人的钱固然有错,但T诗人以借钱的名义,主动送钱上门给自己直管上司,而一旦不能达到其升官晋级目的,便以此进行要挟、威胁,不仅有行贿之嫌,从个人品质上讲,此举如同预设圈套,更为下作而卑劣,更为令人不齿。这件事,作协文联系统很多人都清楚,它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而现任省作协党组J书记更是清楚。他曾亲口告诉我,H正是因为这210万元钱的事调离作协。
我認爲:我們明知這個事情的全過程,明知T詩人在此事中同樣有嚴重問題,時間不過一年,無論如何也不應匆忙爲其破格晉升職稱,這倒像是對他的行爲進行表彰似的。

4、T詩人目前在作協的地位和職稱,都因爲他獲得過一次魯迅詩歌獎。2007年,T詩人突然榮獲魯迅詩歌獎,在全國甚至在我省,都是大爆冷門的事。因爲此前,T詩人別說在國內,就是在湖北,也沒有什麽知名度,只是一個詩歌愛好者。他獲獎,我剛當選省作協主席不久。在看了他的詩歌文本後,我覺得無論他用什麽方式獲獎(當時即有T詩人買通評委的傳言),但這個文本也還不錯,作爲省作協官方,我們要支持自己的詩人。所以我在作協爲其主持了慶功會並同時舉辦了T詩人詩歌朗讀會。
但事後聽作協同事以及詩歌界朋友說到其獲獎的原因,方知其中傳說很多。只是作爲省作協官方團體,對未證實傳言可以無視。所以,省作協一直把T詩人的得獎當作是真正意義上的好作品得獎。也正是因爲此,對于其之後任省作協文學院副院長、省作協副主席,我都投了贊成票。
要說的是:圈內的這些議論,卻也是實實在在的存在。雖然不能全信,但只要了解T詩人的真實水平以及他發財和出名的過程,大多也會明白,這也並非空穴來風。只是湖北詩歌界的諸多詩人並不看重魯迅詩歌獎,誰也沒把這份獎當回事,所以,並未有人去較真。
在文學界,用錢換名換獎者並不少。而在文壇以及網上,對T詩人的非議一直很多。而T詩人也並非就是一個高水平的詩歌寫作者,其在報上寫的應景詩,差極。從中可見其創作的價值觀。所以我個人覺得,在重大問題上,尤其在專業職稱上,越向高走,尤其走到文科的最高級別上,我們還是應該保持謹慎。

三、省作協黨組在評定職稱過程中涉嫌違規操作

2013年秋,作協進入職稱評定階段。人教部曾爲這次職稱評定發出征求意見草案。草案中規定評定職稱的程序爲:個人自述,群衆評議,專家審核,黨組決定,最後公示。這個程序是慣例,也是行規。

這個草案大家看後,大都表示了同意。我對草案的程序也沒有意見。人教部負責人L通知我,職稱評定時間定在我從北京開會回來(當時我要去參加全國婦女代表大會),大約是十月底。

但是,我正在北京開會期間,省作協黨組卻自行其事,修改了整個職稱評定草案,卻沒有公布修改結果,也未出台任何正式方案。即使我身爲省作協主席並兼湖北省文學創作系列高職評委會主任,黨組也未以任何方式通知我:草案已經作了修改。

與此同時,職稱評定時間也突然改變。以致我尚在北京期間,頭晚突然接到省作協黨組J書記電話,說是次日一早即開始職評。之前我曾向J書記明確說過,這麽做不合適。電話裏,我再次表明我的態度。J書記直接了當說,你可以放棄你的投票權(非常強硬的態度!)。最終,我也不想多事,便在北京以短信方式對高職二級作了棄權投票。畢竟作協的事是黨組書記說了算。

但我知道,省作協黨組(尤其是J書記)如此操作,正是要全力保證T詩人順利過關。

而實際上也是如此。當我從北京回來後,發現職稱評定結果已經進入公示階段。也是在那時才了解到,黨組取消了職稱評定中的個人自述和專家審核程序。直接由副高職稱以上的群衆投票(包括其晉職者本人在場參與投票),然後黨組宣布投票結果,直接公示。爲此事,作協當時即有同志就作協黨組在評職稱中違背程序事宜向有關部門進行專門過舉報和投訴。

在這次的職稱評定中,我與省作協黨組J書記,一直都有分歧。主要是:

1、我認爲省作協應該到省人社廳爭取更多的高職三級指標
作協的高級編輯中,很多人已是多年的高職四級(大多是2005年前後評的),學曆和資曆都比專業作家尤其T詩人強得太多。比如長江文藝雜志常務副社長胡翔和常務副主編何子英,二人都是武漢大學中文系高材生,並且都是05年的正高職稱,卻一直因爲沒有指標,失去晉升機會。另一副主編曾楚風,更是北大中文系的高材生,1985年即已大學畢業。九十年代T詩人還在賣挂曆時,她就是今日名流雜志的執行主編,及至2013年卻還是副高職稱的最低一級。每年都因爲沒有職數而不能晉升。所以我認爲,省作協應該爲那些資格更老的專業人員的職稱晉升爭取指標。

2、省作協文學院一共只有六個作家,其中一人剛剛調入。六位中,已有兩位正高二級,這次又去申請兩個二級指標,從比例上也並不合適(一個大學幾十個教授,才幾個二級教授?)。更何況詩人T詩人本來職稱年限、創作水平都不夠,且有個人品質方面的問題,應該沒有參評資格,作協更不應爲其專門到省人社廳跑要指標。
我與T詩人過去從未有過沖突,也未有私怨,他一直尊我爲師,對我一直很尊敬,也很友善。同樣,我覺得他努力到今天,雖然有些手段我完全不贊同,但也會覺得一個人要改變命運,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可能沒其它辦法,所以我能幫的就幫他。
但任何事情,必須有底線。我作爲省作協主席,同時也是省作協文學系列高職評委員會主任,在這類事上,我必須得遵守規則。這也是我一直以來的態度,並非只針對T詩人一個。因此,在T詩人職稱評定上,我只不過本著我的職業精神,只不過站在整個作協的公共立場以客觀的態度來對待此事,只不過覺得我們遵守了專業規則才能對其他人公平。所以,我對T詩人破格評高職二級一直就是秉公表態,持以反對意見。
尽管我与J书记在此问题上有严重分歧,但我却并未做任何阻挠之事。既未组织大家反对,亦未背后向上级打小报告。用通俗的话说,我没有做任何小动作。就算明知党组在程序上违规操作,我也只是提出意见,表明自己觀點,并不想多管此事。遗憾的是,省作协党组J书记(省作协常务副主席)无视我作为主席的所有意见,利用其在党组的权力,违规操作,并且顺利成功。
2013年12月23日,職稱評定公示結束後,省人社廳派工作人員來省作協考察職稱評定的情況。作協人教處通知我去見他們。我對前來工作人員如實談了我的看法。此後,我也就懶得再管此事,再此後,T詩人也就順利得到了省人社廳的批准,評上了正高二級。在他拿了幾個月正高二級的工資後,突然發出系列辱罵短信。

□下篇:我對湖北省人社廳的十點質疑

高級職稱的評定,在知識分子生活中,從來就是件大事。省作協職業編輯和職業作家的水平,也是彰顯著全省文學界的水平。省作協高級編輯衆多,大多來自名校。很多高學曆者多年前就已是正高職稱,但因爲人社廳以職數限制,故一直不能升級。省人社廳無視或完全不去了解這些情況,在批複高職指標方面,粗糙而輕率。當然,這中是或許也有省作協人教部的問題。

收到T詩人的短信後,我一直在聯系省人社廳,希望就此事能當面溝通。去年兩次聯系翟天山廳長,因不湊巧的原因,未有結果。今年三月初,再次短信翟天山廳長,告訴他,我准備公開質疑。之後接到翟天山廳長的電話,並請我將書面材料送交給他。第二日,我即派人將我要質疑的內容送到了省人事廳。約十天後的3月19日,接到省人事廳L處長電話,表示省人社廳將向我解釋和說明情況。當時我人在海南,回了短信說我月底回漢即與他們聯系。並行明確表態,我要的不是解釋和說明。

三月底,我回到武漢,立即與省人社廳L處長聯系。並短信請翟天山廳長予以敦促。但自3月31日後,直到今天,省人社廳無一人與我有過任何聯系,L處長亦不回複我的短信。半個月過去了。我想,一個溝通都如此之難,還是公開質疑吧。

抛開我作爲省作協主席和湖北省文學系列評委會主任的身份不說,僅作爲公民之一員,對政府所爲有了疑問,也可理直氣壯地向政府的相關機構以及機構負責人質疑,這本應是一件正常不過的事情。因此在這裏,我應該是正常行事。

我質疑的是:

1、文學專業職稱升級的條件是什麽人、以什麽樣的准則制定出台的?

2、有關省作協(或文學類)的職稱升級在出台前有沒有征求過文學專業人員意見?

3、省作協的職稱指標是誰研究決定的?爲什麽省作協6位專業作家(其中一位剛調入),在已有2人爲高職二級的情況下,還要給兩個名額(要知道一所大學幾十個教授也沒一兩個二級呀!)?而諸多高職編輯卻也只給兩個名額?

4、省作協高職定額指標的決定有什麽樣的標准?決定權是什麽人?

5、一個魯迅文學獎,可以反複用來評職稱,這個規定是誰制定的?

6、職稱評定對個人品質是否有要求?如有文學大獎是否便不考慮個人品質?以及是否有犯罪嫌疑?

7、2013年12月24日,省人事廳派人來考察此次職稱評定情況,我向前來了解情況的兩位同志如實彙報了關于T詩人的問題,以及作協黨組的程序違規的情況。前來聽取意見的同志表示非常震驚,承諾我一定把意見轉達到人事廳。然而,這份意見,石沈大海,沒有回音。人事廳的這個考察,是實事求是地考察,還是走過場擺樣子?更或是對我個人的欺騙?我想知道:前來聽取意見的同志有沒有把我的意見反映上去?如果反映上去了,爲什麽沒有人來找我進一步深入了解和核實?

8、人事廳有什麽權力無視我作爲湖北作家協會主席、省文學創作系列高評委會主任的意見?我是非黨員,是否有文件規定只能聽取黨組意見而不必聽取非黨員主席和高評主任的意見?如有,請拿給我看。如沒有,請告訴我,爲什麽無視!是否有哪位領導指示不必聽取我的意見,如有,請公開其指示。如沒有,執行人員是否渎職?

9、为什么我反映了省作协和T诗人这样严重的问题,省人事厅却仍然批准T诗人的高职二级? 是什么人研究批准的?其中是否有暗箱交易?

10、省作協人教部原處長L說,省作協有關人員,曾就T詩人職稱事宜和我的意見專門請示過翟天山廳長。據說,翟天山廳長表示,高職二級總歸有不整齊情況,有人水平高,也有人排末位(大意)。作爲一廳之長,同樣無視我作爲省作協主席的意見,無視T詩人以一個獎項反複使用的實際情況,無視T詩人高級職稱才評定二年多的事實,以及無視T詩人個人品質所存在的嚴重問題。居然表示T詩人完全可以晉升二級。我想知道理由何在?是否有交易行爲?是否有人暗中操作。鑒于T詩人的行事風格,並想順便問一句:翟天山廳長是否在其他人的邀約下,收過T詩人的禮以及與T詩人一起吃過飯?

上述問題,我令我深感疑惑。

□結束語:我的希望

前不久,習近平主席幾次講話,都談到文藝界反腐問題。談到要嚴肅處理在評獎和評定職稱中的惡劣風氣問題。談到諸事都要遵守規矩等問題。同時,也談到對于造假檔案要進行嚴肅處理的事宜。

我覺得這些問題都談得非常及時。讓人們也看到希望。因爲再不整治這些歪風邪氣,整個中國文化會出現更大混亂,而低劣平庸作品會成爲文化生活中的主體,低劣平庸文人會占據文化界的領導層面。中國文化的低品質低水平會影響到每一個人的精神生活。比如像T詩人這樣的人,沒有接受過良好的教育,從生意場上退下來從文,本身價值觀就很混亂。他的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用錢搞定一切。在這些年混亂的社會中,他果然也做到了。這樣的人事,我相信在文化界也不止一件。而這種現象不控制,最後導致整個中國文化品質的劣質化,文化精英的劣質化。

這並不是一件小事。而掌管著文化人職稱事宜的人社廳,應該說在這事上責任重大。你出台什麽樣的條例,就會有著什麽樣的結果。你的條例混亂而不負責任,社會就將會承受更加混亂而更加不負責任的結果。

同樣,我認爲更爲重要的事是:一個公民,對于某件自己不認同的事,持以保守的態度,都不被允許,只是表達了不同意見,就要遭到辱罵和人身威脅,這是何等可怕。如果容忍這種黑社會的行徑進入文壇,容忍文化界的高職稱人士玩弄如此手段,容忍他們以凶殺恐嚇的方式來限制他人的說話權力(T詩人目前擁有中國文科的最高職稱!),而現實中發生這樣事不給予從嚴處理,仍然由其居高位而得意,中國則將不僅是可怕,而是十分危險。

貪心的人曆朝曆代都有,但我們的規則正是用來限制這些貪心者,而保證社會的公平原則的。

在此,我希望並也相信湖北省人社廳作爲政府機構,有責任和義務正面給我以回複。

                           湖北省作协主席、省文学创作系列高评委会主任 方方  2015年4月17日

 

責任編輯:yszdyee 源地址:
———————————————————————————————————————————————
免責聲明:香蕉视频刊載(轉載)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爲提供更多的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征得原作者同意並保持完整、注明出處。本網部分文章由網友經由“詩人專欄”自由上傳,對此類文章本網僅提供交流平台,不爲其版權負責。

打印 關閉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藝術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鹰之:愤怒的圆圈(長詩)
.周其仁:小産權房有沒有放開的可
.趙薇:我想做個嚴肅的電影
.洪捷:香港代理書商憶南懷瑾
.沙馬近作八首
.胥志義:政府折騰——中國災難的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二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一
.京劇臉譜的由來及特色
.丁咚:美國政府關門,社會爲何沒
.回國觀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紅眼
.胡紫微:悲智雙運,再造共和
熱門閱讀   更多>>
.劉 誠:命运·九歌(長詩)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學生校園詩江湖風雲人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劉 誠:宁夏诗章(11首)
.5.12汶川大地震詩歌專刊增刊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丁曉宇:性饑渴致留守婦女淪爲鄉
.中國現代詩歌群體及代表詩人[百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一箪:山東人原來是這樣看待莫言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安 琪:任性(長詩)
.丁當
新開專欄   更多>>
.踏浪銀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濱 .流雲
.雲南楊光 .lqc88527 .許文富
.子歸 .胡禮忠 .秋江紅葉
.ouyang626 .花兒 .臨才
.穆高舉 .海堯 .阿爾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蕭仲蓮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漢中翼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