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 評論
梁雪波:重新確立詩人主體的介入價值

梁雪波:重新確立詩人主體的介入價值
——論梁雪波詩集《午夜的斷刀》
趙思運

網絡時代的到來,一方面解放了詩歌的生産力,另一方面又使詩歌陷入了無序失範狀態。詩歌的生態十分混亂。加強詩歌規範的呼籲不絕于耳。而詩歌規範不僅僅表現在詩歌技藝層面,更應該是精神層面的深度確立。謝有順主張從詩歌文本內在的精神高度爲漢語詩歌尋求標准。他曾在《從密室到曠野》裏討論過這個問題:怎樣從“密室”裏面、從非常細密的“我”裏面重新意識“我”在天和地之間定位的問題,還是作家本人的問題,這個問題沒有解決,討論其它問題是虛無的。
而当下的诗歌生态,确实令人忧心忡忡。体制里的某些非民主因素常常对诗歌造成伤害;诗歌的传播资源日益被权力垄断化;在体制里面有些既得利益者,在各种文艺体制里面的发表,他们的思维方式也不光是藝術上丧失了底线,甚至人性上也逐渐发生了巨大的扭曲,而且它还会影响周边的媒体,如《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在一瞬间彰显出体制内部文人的弊病;同时,主流的价值观念对普通的写作者也造成了严重的侵蚀。有一些重要的公众事件,像奥运诗歌、世博诗歌、地震诗歌,确实有很多人技巧很好,感情也充沛,但是他那种感情内在的价值层面的东西则是缺失的,乃至是扭曲的。再加上无限制的口语化使诗歌沦为口水,欲望的极度宣泄使诗神被体液玷污……诗神失神了,诗人主体被放逐或者自愿沦落了。2010年12月21日上午, 由《诗探索》编辑部、《读诗》编辑部、《星星》诗歌理論月刊编辑部、《诗歌月刊》社、《中国诗人》编辑部、《诗歌EMS》周刊编辑部、詩生活网站、诗探索·天问中国新诗会所联合主办,在杭州西溪度假酒店召开了“2011·天问中国新诗新年峰会——新世纪以来中国诗歌生态恳谈会”。陈超、刘福春、路也、黄梵、趙思運、潘洗尘、燎原、梁平、陈朝华、李森、唐晓渡等先后就新世纪以来的诗歌批评与写作、诗歌的出版、发表与评奖等诗歌外部与内部问题做了阐述。这次会议十分具有针对性,它令我们反思:在日渐深重的暮色里,我们如何重建网络时代诗歌精神的伦理价值,如何重新确立诗人主体的介入价值?
在這種背景下,我們將目光凝視到一個在黑夜裏前行的精神騎手:梁雪波。
梁雪波建立自己的詩人主體形象主要通過兩個維度,一個是曆史維度,一個是現實維度。他的詩歌專注于曆史重要事件的悲慨回眸,體現了拒絕遺忘的決絕姿態;而對于現實生存境遇的深切批判與見證,則顯示出一個知識分子詩人的良知,以此凸顯詩人的主體性與擔當精神。《一個日子正在迫近》、《坦克進城20年》、《紀念柏林牆倒塌20周年》等,顯示出拒絕遺忘的曆史姿態。
一個深深地刻入靈魂深處的重大事件,碾過了20年的記憶之後,更多的人選擇了忘卻,而且是“習慣性遺忘”,構成了“集體失憶”。曆史的血痕尚未晾幹,他們就已經迅速進入狂歡時代,在物欲極度膨脹與享樂中,麻木地任憑曆史車輪自然滑行。《一個日子正在迫近》有具體描寫:

一個日子,一個紀念日正在迫近
我知道,很多人已經習慣遺忘
他們的精力在老板緊繃的面孔下
日複一日地亢奮著、消耗著
我知道,有些人甚至全然無知
他們揮霍年輕,在酒吧、快餐店、時尚屋
用低腰褲、板鞋和瘦臉組合潮人形象
享受著集體失憶的快樂飄升

而那些銘刻曆史的清醒之人,確實十分稀有的:“有一些人在等待著她的到來/他們傾聽曆史的履帶碾過內心的聲音/細小而尖銳。像一群黑夜裏起飛的醒獸/他們屬于稀有動物,並承受著不祥的厄運”。(《一個日子正在迫近》)雖然“有一群神秘的黑衣人在聚集/比你的耳朵豎得更直,更警覺地竊聽/你頭腦的風暴。”會有異己力量的“變形蛋”孵化出“異種”,遍布人們的生存空間和精神空間,但是,這個“變形蛋”也僅僅是一只紙老虎,“你看到被腳步聲驚悚的斑斓猛虎,在萎縮/縮小成一只披著虎皮的機器貓/一個日子在迫近,在迫近了你要拆散這冷血的虛假的無賴的僞虎你把電池握在手中,你讓它徹底啞掉”。《坦克進城20年》裏的“坦克”是詩人的一位同學的綽號,而實際上卻是一個人格符號,一段曆史的見證,一段青春挽歌,一段曆史的的畸變,同樣寄予了曆史的滄桑。
《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是一首颇富人文反思精神的作品。柏林墙(德语:Berliner Mauer;英语:Berlin Wall,正式名称为反法西斯防卫墙(antifaschistischer Schutzwall),是德国首都柏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于1961年建造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在己方领土上建立的围墙,目的是隔离东德(含东德的首都东柏林)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简称联邦德国或西德),从而阻隔东西柏林之间市民的往来。柏林不仅是德国分裂的标志,也是欧洲和世界分裂的标志,而柏林墙正是分裂的标志。1989年拆除,两德重归统一。柏林墙的建立,是德国历史上难以抹去的一道伤疤,这个民族那时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再次分裂。柏林墙是专制的象征,是反动的象征,柏林墙的倒塌是人类史上的一件大事,是人类精神史的大事,每一位身处历史现场的人,都无法摆脱这件事带来的震撼。不仅20年、200年,甚至更久,柏林墙的倒塌辐射出的意义是永恒绵延的。“没有枪声,没有流血/曾经牢不可破的墙/一瞬间,在人心中化为齑粉”,这便是和平的力量,理性的力量,自由与民主的力量。这是自由民主对于专制分裂的非暴力的最大的胜利。诗歌的境界并未到此结束,而是拓展到本土语境的当下状态。虽然“作为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柏林墙的倒塌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是,“倒塌的柏林墙不会再竖起了/没有倒塌的墙依然坚耸着”:

而在我生活的城市
柏林牆倒塌20周年了
在我們周圍
還樹立著各種命運的高牆
它曾經對我散發著刺鼻的氣味
它曾經展示出冷硬而猙獰的器官
它是有形的,更是無形的
在虛擬中,將事實和真相阻隔在外
這樣的生活我們深陷其中

詩人沒有沈淪,而是作爲牆的敵人而存在:“牆的意志巋然不動/只希望自己,不去成爲其中一塊磚”。這是詩人主體人格的獨立性之堅守,也是作爲詩人個體人性立場的堅守。
在前面幾首詩歌中,曆史具體化爲重大事件,而有的時候,梁雪波對曆史的深情回眸與嚴峻刻畫是通過象征性意象揭示的。如《老木頭之歌》:一截老木頭的命運是“逆著風景,在黑暗的河上漂流/螞蟻作舟,枯葉爲伴”。對這截老木頭詩人用了特寫鏡頭,逼視從外觀到內在隱痛:“那皴裂的皮上生動的已不是新枝/而是蟲洞,那迎向鋼牙的不是香屑/而是疤痕,陳舊的日光耐心地/雕刻內心隱秘的花紋”,貌似寫實,實質上接下來的悖論生存就具有了象征意義:“其實只是一根磨光的手柄,插入斧頭/砍向自己。人們是不知道痛的”,當一根木頭成爲斧頭的斧柄時,自身生存的異化,是多麽的觸目驚心!悟到曆史的這一點,曆史中的每一個個人就難免心生恐懼:“把根爛在腳下/一截老木頭爛在春風中/像黃金爛在諾言,祖國爛在詞中”。曆史在這裏獲得了意象化和物化呈現。詩人對曆史的審視是冷峻的,但不是絕望的,“在黑暗的河上漂流”的這截老木頭,他相信,曆史穿越同樣嚴峻的現實,會“穿過春風”,會抵達敞亮的天空:“乘涼的男孩已經長大,落日熔金/他在天空深處放飛紙筝”。
當然,梁雪波詩歌的主體性的建立,更強悍的聲音在于他對于現實的尖銳介入。影響頗大的是組詩《見證的刀鋒》,其中《開胸驗肺》、《斷指》、《強拆》等被收錄《2010中國最佳詩歌》。甚至宗仁發在編選《2010中國最佳詩歌》的前言論述裏全文引述了《開胸驗肺》。開胸驗肺其實是關于張海超的一個真實事件。張海超,河南省新密市工人。2004年6月到鄭州振東耐磨材料有限公司上班,先後從事過雜工、破碎、開壓力機等有害工作。工作3年多後,他被多家醫院診斷爲塵肺,但企業拒絕爲其提供相關資料,在向上級主管部門多次投訴後他得以被鑒定,鄭州職業病防治所卻爲其作出了“肺結核”的診斷。爲尋求真相,這位28歲的年輕人只好跑到鄭大一附院,不顧醫生勸阻鐵心“開胸驗肺”,以此悲壯之舉揭穿了謊言。這件事一度成爲全球媒體沸沸揚揚的焦點話題。我們的聲音被封口了,我們的思想被屏蔽了,甚至我們最後的領地和防線——身體,也成爲隨意處置的垃圾一般的物質。在這個時候,詩人便成爲這個“物質”的代言人了:

來吧,無良的人
把你們斜視的目光、正確的鼻子
伸進來
把你們的驚訝、泡在酒中的牙齒
伸進來
把你們肥碩的頭、口罩、和锃亮的刀
伸進來
伸進我的身體
幹脆,連同你們的規則、文件、不耐煩和無可奉告
也通通扔進來
 
我的胸已經打開
我聽見血平息了歌唱
兩片肺葉在黑暗的積塵中
真實地顫動
帶著一整座廠房的勞動和辛酸
這父母所賜的身體
像我的村莊,我的親人
一樣珍貴的身體
被愛情和樸素夢想撫摸過的身體
如今無視傷痛,求助于
一把時代的冷刃
將光天化日之下的謊言
剖開!
請你們:城堡中的居民
請你們看一看——
一具卑賤的身體如何發出沈默的吼聲
 
這是退守到最後的無權者
唯一的權力
這是一個喜劇時代的悲壯抒情
在體制的無影燈下
一把通向權利的刀子
剖開了身體
像喜慶的節日剖開一枚果實
從自由的呼吸中挖出生存的黑泥
 
这个“身体物质”的外面所围困的是“斜视的目光、正确的鼻子”、“肥硕的头、口罩、和锃亮的刀”、“规则、文件、不耐烦和无可奉告”;内部所私有的是“兩片肺葉在黑暗的積塵中/真實地顫動/帶著一整座廠房的勞動和辛酸”。本来,这片温暖的领域所拥有的应该是“爱情和朴素梦想”,“像我的村莊,我的親人/一样珍贵”,但是这深藏的灵魂的异化却不得不被“一把時代的冷刃”剖开,“從自由的呼吸中挖出生存的黑泥”,从而豁显出“光天化日之下的谎言”。
《強拆》更是直接對尖銳的現實沖突進行指證,一系列的質問與反問,表達了詩人的極度憤懑:
 
推土機轟鳴。碎玻璃落向清晨的視網膜
鋼盔和盾,圍獵呼喊、咒罵、淚水、撲倒的身體
和絕望的伸向蒼天和人心的手
這是白晝中的黑夜,還是黑夜中的黑夜?
這是血色的清晨,還是比黑夜更濃的血從你的身體流出?
 
需要多少燒焦的生命,才能阻擋這背向人性的掘進?
需要多少無辜的血,多少憤怒裹著泥土的眼淚
才能取消你們——這白紙上的黑夜,黑夜中的黑夜?!
倒塌的牆從肉體中豎起,紅磚蹈身家園的哀歌
推土機轟鳴。碎玻璃砸向焚燒的視網膜
 
這就是打著“現代文明”和“現代化進程”的旗號的“拆遷”行爲,而這種行爲卻飽含著多少原始積累時期的血淚和肮髒,釀造出多少人間悲劇。某些權力部門,往往打著“曆史進程”的旗號,橫行霸道,“誰阻擋了曆史的腳步,就把誰掃進曆史的垃圾堆”,殊不知,這種“曆史理性主義”的又是多麽的無情。而那些所謂的代表曆史趨向和曆史方向的權力者,往往是冷漠的反人性的反曆史力量。梁雪波用他的筆觸,強烈控訴了社會進程中曆史理性主義下的人性悲劇。
《斷指》中的食指也是一種象征符號,象征著頤指氣使的典型動作。封建專制僅僅被剪除了小拇指,而它的食指仍在,仍在向我們發出嚴厲的祈使句:
 
他們曾用食指,點著你母親的鼻尖
說:聽著。不許。緊跟。奉獻。萬萬歲!
他們曾用食指,戳著你父親的脊梁骨
說:打倒。批臭。交待。低頭。老實點!
 
這種悲劇不僅僅是曆史,還在于它余毒當下:
 
如今,他們用食指圈定不明真相的人
說:一小撮。非理性。精神病。草泥馬!
你沒想到有一天食指變成魚鈎鈎住了你
說:別動。非法。罰款。閉嘴。警告你!
 
身陷精神生態的泥淖之中,詩人迥異于普通人的地方在于,詩人更敏銳地成爲曆史和現實的見證者,在必要的時候,他要成爲良知的人格符號。正是在曆史和現實的深度介入中,梁雪波試圖型塑出自己作爲一個詩人的獨特面貌,建立起詩人的主體形象。
梁雪波的詩歌中自我形象很凸顯,在《斷刀》、《釘子》、《雪豹》、《黑豹》都是其精神主體性的外化。“斷刀”、“雪豹”、“黑豹”都隱喻著強大的內在力量,甚至包蘊著閃電一般的摧枯拉朽的顛覆性和瓦解性。他筆下的這些自我形象都與速度、激情、力量、光芒有關,如《斷刀》:
 
刀是肉的炸雷,是緬懷的光,
是骨質疏松年代的詞的硬度。
草莽江湖,一柄削鐵如泥的刀
占據著話語的山巅,又被黃金
的歌聲征召,被反複更叠的風暴
吹彎,彎成一根午夜的神經。
……
一個無人的月夜,我看見
斷刀飛出!比奔跑的獵豹
更接近閃電,比插滿羽毛的鐵鳥
還難以收入意志的刀鞘。
更多的時候,斷刀沈在黑夜的一角,
月色漂白了鏽迹,一支比八字胡
還硬的筆戳著虛無的紙。
 
这是诗人以灵魂历练打造的洁净锋锐的光芒之刀,是黑暗与隐忍的历史语境下淬炼而成的强顽意志。这一精神人格始终是一种激情被凝结的隐忍的力量, 只是一把“在兵器谱之外,一把断刀/甚至不是刀,而是一块受伤的铁”,它“拒绝流苏,拒绝归类。”有着锋锐逼人的傲岸之力,却只能像“一块玄铁/以刀的形状横过寂静的内心。”这个残缺的“断刀”,就成为残缺的历史的见证了,它的拒绝归类,正是“独一无二”的“这一个”。他是内敛的,甚至是在自虐般的淬炼中,磨砺自己的人格锋芒。《钉子》以隐喻的方式,把自己比作钉子,形象化地表达了自己的淬炼。“我要把这枚钉子钉进去//犀锐的钉尖对准心脏/一把手锤划着弧线/砸向钉头/铁和铁/酣畅地敲击/阳光和空气裂开/一小片金属的声音/刺破皮肤……/冲涌的热和深入的冷/在胸口交集/一次反向的淬火……”“我找到了世界的痛点/我释放了红色的结晶/在倾空自己的旷野”。在放任自流、自甘堕落的时代,梁雪波带有自虐般的自我坚守,精神人格的淬火历练,自我规约、自我完善,着实涯芸晒蟆
“雪豹”、“黑豹”是梁雪波詩人主體外化的另外兩個意象。這只“雪豹”這只“夢幻之獸”“真實得像一場揮之不去的疾病/緊縮的肌肉暗藏閃電的紋理/裂開空氣的腳步裹著針尖的速度/冰雪裸呈的肝膽披挂高原”(《雪豹》),他甚至用“饑餓的火焰”、“燃燒”、“驚雷一樣引爆”來形容它,“這懾骨的美,猶如一把抛向罪惡的/刀子掙脫了物質的沈重之身”。這一意象,和前面論及的“斷刀”意象在內在精神上是相通的。他之所以說是“夢幻之獸”,是因爲“雪豹”意象不是寫實,而是寫意,是象征,是內心自我鏡像的逼真幻化。而真正將目光抵達現實生存境遇的時候,這只來自潔淨“大雪”的原初意象,便被無形的力量塗抹成“黑豹”了。如果說《雪豹》是理想人格的自我幻化,那麽《黑豹》便是現實生存層面的自我寫照,形象地刻畫出現代人的被囚狀態。這只黑豹被囚禁在“一座鏽紅的鐵籠子裏”,雖然它內心擁有“堅硬的筋骨”,它也“想象曠野上/震動髒腑的一聲吼嘯/穿透岩石,令滿樹枝葉顫栗不已”,也想“一頭出擊的豹子,被速度灼燙的/意志和力,像飛騰的烏木/燃燒午夜的血肉”,但現實卻是:“被禁锢的猛獸/連四面的鐵也不得不黯淡著”:
 
目光逼視,你無法看清
黑豹眼側的隱秘斑紋
低垂的豹尾逶迤于鐵欄
一顆比墨汁還要濃重的圓點
團在飛蠅起落的牆角
猶如書法中的回鋒
將漢字的爪子深深地隱藏
……
甚至,連吼叫也是黑色的
像慵懶的貴族從舊夢中醒來
你聽到一只黑豹的喉嚨深處
發出摩托車引擎的轟鳴聲
排氣管冒出黑煙,從修車店
走來一臉稚氣的學徒工
他手上的油汙比歲月更黑
 
可以說,《黑豹》是《雪豹》一詩的姊妹篇。“雪豹”和“黑豹”代表了理想和現實兩個層面的自我形象,或者說是詩人精神鏡像的正題和反題。二者之間的巨大張力,互相反襯出現實生存的深重和精神人格操守的嚴峻。
梁雪波的诗歌闪烁着闪电般的耀眼光芒,无论从对于历史和现实的指认方面,还是从诗人主体形象的建构方面来看,都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梁雪波内心涌动不息的纯情的革命气质。但可贵的是,他却又清醒地将颠覆性的革命气质规约在理性的自由理念之中,从而避免了偏激的暴动情结,使涌动的革命情绪落实到自由理性的轨道之中,使表层充满生命活力的情感与深层充满思辨精神的理性,获得了平衡。这突出的体现在《闪电》之中。 在《闪电》里,梁雪波非常理性地剖析了闪电所象征的革命价值:
 
正如天才的誕生時常伴隨著異象
閃電具有突襲的性質。它首先
劫奪你的雙眼,繼而割下耳朵
持鏡的手還在遊移
一束閃電炸開頭顱
這激變的血,急驟的句法
太短促的光芒
令幾個世紀的人們猶在夢中
 
被石頭困鎖的閃電投下火焰
點燃星辰變亂的大地
你看見黃花在毀檐下張惶
釋放的雨滴像密集的拳頭
傾瀉烏鴉,將鏡子擊碎
在低于天空而高過玻璃的斷頭台
閃電照亮一張慘白如灰的臉
 
這裏寄予了自由強力意志,“閃電”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喚醒人們從夢幻中蘇生,顛覆僵化的秩序,摧毀周遭的虛僞、肮髒、黑暗、罪惡、愚昧,體現了“將無價值的撕毀給人看”的勇氣。這種生命原始暴力,其實猶如尼采筆下的酒神精神一樣,代表著人的原始生命力量的狂歡與自由奔放,甚至也挾裹著暴力因素在內。所以,梁雪波深知革命觀念所蘊藏的非理性的負面性:“閃電是擊破僞生活的一道強光/卻不能帶來真正的白晝。/鏡子碎了,潰散的水銀重新流聚/凝成一種有毒的金屬/閃電過後,黑暗的事物更加黑暗/被電光灼傷的手,用冰涼的碎片/一年年壘高了青春的遺骸”。這無疑是對文革時期的暴力宣泄帶來的惡果的詩性反思和審視,凝結著深沈的理性思辨精神。革命不是純粹的顛覆與反叛,革命不是吃掉自己的兒女,革命不是扼殺人性,而是基于人性的變革。梁雪波寫道:“一定有什麽是比閃電更恒久的照耀/比如孩子的眼淚,比如死的哀悼/比如雨夜的鮮花綻送的黎明的聲音”。以人性的健全發展作爲社會發展的出發點,追求自由、平等、理性的生活,才是革命的目的。酒神所代表的原始生命力如果缺乏日神精神所代表的自由理性精神予以規約和建構,就會留下革命後遺症,成爲“凝成一種有毒的金屬”。究竟我們需要魯迅,還是胡適?梁雪波的答案非常理性:“魯迅和胡適可以同台演講/閃電和陽光應當交相輝映”。
梁雪波的诗就像“一柄削铁如泥的刀”(《断刀》),锋利尖锐,快意恩仇,绝不拖泥带水,既饱含挚情,又富有理性。在他的身上,流淌着非非主义的新鲜血液。1987年,梁雪波年仅14岁的时候父亲病逝,深受打击的他写下第一首诗。在90年代初,就显示了丰沛的才华。远离诗坛沉寂11年之后,在2006年,他受到“非非”文本的触动,写作文论《“后启蒙”时代的奥德修斯》,然后又通过网络结识四川诗人蒋蓝,与“非非”创始人周伦佑取得联系。可以说,非非主义的红色写作和深度介入精神,以及强烈的担当性人格的魅力,瞬间与梁雪波产生了“灵魂通约”。有了自我主体意识的觉醒之后,2009年梁雪波复出之后一系列诗歌,以扎实锋锐的品质,迅速成为非非主义詩群非常有实力的一颗新星。看惯了苍白无力的抒情和矫情的文字游戏之后,非非主义詩群在新世纪以“红色写作”和“体制外写作”的醒目转型,完成了漂亮的华丽转身。梁雪波同样有一个信念,诗歌应该像匕首、投枪一般介入现实,“一个词就是一把刀,胆量和信仰的分界线”,“一把刀可以同时滚过暴君和烈士的头颅” (《词锋》)。这把诗歌的刀子剔骨一般精准地解剖着社会病象和精神病体,他也深知:
 
而一把刀也是一座橋,鐵質的建築
將扯離的事物聚集,使臨淵荊冠
重顯榮耀。注滿詩性的大地與天空
從黃昏的牧場走來神的羔羊
 
詞與詞鑄造的鋒芒,像教堂的尖頂
在蝙蝠的撲打中凸顯,上升
回旋的暗夜與回旋的鍾聲交織
 
在現時代險惡的環境裏,梁雪波像“挺身而出“的“一把語詞的利刃”,逼亮了天空。“他的手心藏著年輕的風暴”,他用他特有的頓挫“向虛空求證”。(梁雪波《挂畫的人》)我一直主張我們這個時代的詩歌應該是“有思想的詩性”與“有詩性的思想”完美結合。梁雪波以他的詩歌實踐重建詩歌倫理精神的努力,正是實現這一詩歌觀念的注腳。他最近寫的兩篇文章《介入的詩歌:存在與難度》和《詩歌如何爲亡靈彈奏》,更讓我相信了這一點。

打印 關閉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藝術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鹰之:愤怒的圆圈(長詩)
.周其仁:小産權房有沒有放開的可
.趙薇:我想做個嚴肅的電影
.洪捷:香港代理書商憶南懷瑾
.沙馬近作八首
.胥志義:政府折騰——中國災難的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二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一
.京劇臉譜的由來及特色
.丁咚:美國政府關門,社會爲何沒
.回國觀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紅眼
.胡紫微:悲智雙運,再造共和
熱門閱讀   更多>>
.劉 誠:命运·九歌(長詩)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學生校園詩江湖風雲人
.劉 誠: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5.12汶川大地震詩歌專刊增刊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中國現代詩歌群體及代表詩人[百
.丁曉宇:性饑渴致留守婦女淪爲鄉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一箪:山東人原來是這樣看待莫言
.杜君立:簡評波蘭電影《卡廷森林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新開專欄   更多>>
.陳萬龍 .踏浪銀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濱
.流雲 .雲南楊光 .lqc88527
.許文富 .子歸 .胡禮忠
.秋江紅葉 .ouyang626 .花兒
.臨才 .穆高舉 .海堯
.阿爾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漢中翼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