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 賞析
《麥地》:海子的生命存根

在海子的老家安徽怀宁,其实并没有麥地、麦子,为什么“麥地”、“麦子”意象却贯穿了海子的创作历程?这显然不是一个写实性的意象。按照西川编的《海子诗全编》的诗目,海子正式开始诗歌创作是在1984年。1985年1月他的《熟了麦子》中首次出现“麦子”意象,接着又有《麥地》(1985.6)《五月的麥地》(1987.5)、《麥地  或遥远》、《麥地与诗人》(1987)问世。一直到1989年他辞世前夕写下《黎明(之二)》(1989.2.22)、《四姐妹》(1989.2.23),还在清晰地呈现一个“绝望的麦子”的形象。可以说,“麥地”意象构成了海子的生命存根。《麥地》一诗最具有原初意义。
詩的一開始便像默片的一個鏡頭,呈現出農民的本真生存情景:
 
吃麥子長大的
在月亮下端著大碗
碗內的月亮
和麥子
一直沒有聲響
 
這個開頭實際上承續了《熟了麥子》的基調,“麥子”隱喻著人類生存之根。只不過《熟了麥子》裏的壓抑情緒蛻變爲幸福、和平的達觀情緒。結尾一句“養我性命的麥子”照應了開頭,整首詩充溢著生存的溫暖與感恩情緒。
《麥地》的內在精神力的圖示是紮根向下的。雖然在海子的大量作品裏充滿了太陽與大地的矛盾,但是,海子的精神支撐點卻是大地。“麥地”、“河流”、“水”、“糧食”、“家園”、“草原”、“湖泊”是他靈魂皈依性的意象,流露出生命的源頭意識和深深的家園意識。“太陽”是他的精神分裂與流浪的象征性意象。“月亮”和“太陽”同樣都在天空,但是,“月亮”的存在感通過大地得以顯現的。在這首詩中,“月亮”意象與“麥地”意象相輔相成。月下種麥,月下護麥,月下收麥,月下會見情人,月下吃飯,營造了一種靜谧陰柔的和平之境。“看麥子時我睡在地裏/月亮照我如照一口井”。也富有象征意義。詩人的命運與大地緊緊聯系在一起,麥地成爲詩人的精神皈依。將“我”比喻爲一口深井,其實寄寓了汲取大地精神之源。麥地的精神內涵有多豐厚,詩人的精神之井就有多幽深。大地是詩人永不衰竭的精神養料。
诗歌的意象具有清晰的写实性,但是营造的境界却具有极强的象征性。“麥地”和“麦子”从自然意义上讲,并不是海子老家的本土性的物象;作为意象,其实是他的精神心像。他在西宁、青海湖、格尔木、西藏、拉萨、敦煌、河西走廊、嘉峪关、额济纳、包头、呼和浩特等地的壮游历程中,形成了“你在高原”的精神渴望,于是兰州的“麦子”意象第一次进入他的诗中时,就已经成为海子自我形象在精神高地的外化物了。“麥地”和“麦子”意象,既凝聚了海子的家乡生存体验,更带有海子自身的精神认同,富有精神寻根的意味。他说:“麥浪—— /天堂的桌子/擺在田野上/一块麥地”。麥地和麦浪即是“天堂即在人间”的形象化表述。“麥地”即是人类的归宿和生命存根。由于我们都拥有共同的生命存根——“麥地”,所以,“我们是麥地的心上人/收麥這天我和仇人/握手言和/我們一起幹完活/合上眼睛,命中注定的一切/此刻我們心滿意足地接受”。这里包含的人道之爱的力量,以极大的吸附力消弭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仇恨。
他這種博愛意識一方面具有濃郁的家園意識,“家鄉的風/家鄉的雲/收聚翅膀/睡在我的雙肩”,另一方面,他將觸角推及到世界各地,世界古老文明的血脈在這裏融通。他虛構出一幅盛世情境:
 
這時正當月光普照大地。
我們各自領著
尼羅河,巴比倫或黃河
的孩子 在河流两岸
在群蜂飛舞的島嶼或平原
洗了手
准備吃飯
 
海子将这个世界进行了极简主义的处理。人们都拥有同样的背景(“月光普照大地”),无论是“河流两岸”还是“在群蜂飛舞的島嶼或平原”,人们都生活在麥地里,以麦子为粮食。“月亮下/一共有兩個人 /窮人和富人/紐約和耶路撒冷/還有我/我們三個人”。
“我們三個人/一同梦到了城市外面的麥地”这句话特别富有深意。第一,这是海子的“梦想”;第二,这是一块城市外面的麥地”。二者共同的内核是一个乌托邦而已。这个乌托邦同时又是异托邦,异于现代城市文明的回眸远古农耕文明的生命归宿。海子自幼在安徽农村长大。1979年,十五岁的少年査海生只身来到大都市北京,一直到1989年辞世,十年的青春期,并未建立起现代文明意义的价值坐标。他依然停留在乡村的精神领地。虽然他到大西北西南边陲壮游,但是所形成的价值观念和审美趣味,丝毫不带现代都市气息。据西川的回忆,海子在北京的十年,属于典型的“宅居”。在海子的房间里,找不到电视机、录音机、收音机,海子也不会跳舞,不会骑自行车;甚至在他离开大学的六七年里只看了一次电影。因此,他一直深深蛰居在远古农耕文明的记忆之中,在都市生存反而产生一直“被抛”感。他笔下的乡村记忆是如此地和谐、质朴、温暖、祥和,近乎神圣地呈现出纯净的浪漫主义风格。身居都市的诗人,唯有来到麥地,才能得到灵魂的洗礼。“白楊樹圍住的/健康的麥地/健康的麥子/養我性命的麥子!”体现了海子完全农耕时代的“世界大同”理想,正如他在《五月的麥地》中所写:“全世界的兄弟们/要在麥地里拥抱/东方 南方 北方和西方/麥地里的四兄弟 好兄弟/回顾往昔/背诵各自的诗歌/要在麥地里拥抱”。
海子,一個孤獨的詩人,一個絕望的詩人,一個生活在只屬于他自己的世界的詩人。在溫暖的意象背後,我們看到的是他與這個世界的隔絕感。在《麥地》中,海子是以第一人稱抒情的,他所面對的隱含讀者是“你倆”、“你們”。而且,他自己是超越于“你倆”和“你們”之上的身份。比如:第二節的“和你倆不一樣/在歌頌麥地時/我要歌頌月亮”,一下子就與世俗抒情態度拉開了距離。他虛構出的“月亮”下的麥地,既有淺淺的現實的影子,又蒙上了濃厚的迷離夢幻色彩,極具象征意義。最後一段:“就讓我這樣把你們包括進來吧/讓我這樣說/月亮並不憂傷/月亮下/一共有兩個人/窮人和富人/紐約和耶路撒冷/還有我/我們三個人/一同夢到了城市外面的麥地”。“我”同樣是超越現實中“窮人和富人”、“紐約和耶路撒冷”二元對立之上的“第三個人”。這個“第三個人”其實帶有了神性特征,或者叫“救世主”。海子是一個渴望紮根大地的詩人,但是其骨子裏卻是一個浪漫主義的漫遊者。這顆麥子是遠離都市的生命存在。
在現代都市裏,他無法找到內心的麥地。他的所有“麥地”境界,都是一場夢幻。因此,“麥地”之夢注定是絕望結局。在海子自殺前夕,在兩首詩中出現過絕望的麥子:一是《黎明(之二)》:“永遠是這樣美麗負傷的麥子/吐著芳香,站在山岡上。”二是《四姐妹》:“空氣中的一棵麥子/高舉到我的頭頂/我身在這荒涼的山岡”,“一棵空氣中的麥子/抱著昨天的大雪,今天的雨水/明日的糧食與灰燼/這是絕望的麥子/請告訴四姐妹:這是絕望的麥子/永遠是這樣/風後面是風/天空上面是天空/道路前面還是道路”。這裏的“麥子”就是詩人的化身。
每個詩人的自殺都有具體的原因和導火索,而他們自殺行爲的原動力和審美內驅力來源自他們對現實、曆史、世界、人生、命運的總體理解和體驗。詩人們的生活往往是非實踐意義的審美生存,因而現實與理想、物質與精神的生存矛盾就進入其詩篇凝結爲基本母題,在這基本母題中展開他們靈魂的所有沖突。這種沖突又具有一種自我生成、自我衍生性,愈是深入現實和物質世界,愈是由于其邪惡而遁向聖潔的詩國;愈是發現詩國之聖之純,愈是要遠離現實。他們自毀的根源在于其更多地沈于非實踐意義的審美現實而抛棄了實踐意義的現實生存,成爲無限漂泊的靈魂。但是,實際上,作爲靈魂避難所的“麥地”意象只是一場“烏托邦”,甚至變異爲“異托邦”。
裏爾克的詩學道路可以給我們一些啓示。裏爾克最初也是一個蹈虛的浪漫主義者,後來,他通過對自我與世界關系的思考,重新定位自我,詩風大變,他的創作告訴我們,靈魂的故鄉是客觀的“物”。我們看到,愈是擡高主體價值,愈是沈灑于自我,所走的路就愈狹窄,大地才是存在的整體,萬物才是真理的寓所。把靈魂交付大地,把生命交付萬物才是真正的詩路。詩人應更多地接受這個世界,主動地去承擔苦難的人生,只有沈入到事物內部,才能揭示深蘊的內含。只有去承受悲哀,才能在對悲哀的忍受、認識、接受過程中,使靈魂漸趨成熟。裏爾克在給一個青年詩人的信中說:“我們悲哀時越沈靜,越忍耐,越坦白,這新的事物也越深、清晰地走進我們的生命,我們也就更好地保護它,它也就更多地成爲我們自己的命運。”(馮至譯裏爾克《結一個青年詩人的十封信》第5l頁,三聯書店1994年版)
海子走到了人生終點,“一個黑夜的孩子,沈浸于冬天,傾心死亡/不能自拔,熱愛著空虛而寒冷的鄉村”(《春天,十個海子》),“豐收之後荒涼的大地/人們取走了一年的收成/取走了糧食騎走了馬/留在地理的人,埋得很深”(《黑夜的獻詩》)。這個以“麥地”爲生命存根的詩人,最終殉身于“麥地”的烏托邦,棄絕了人世,于是“烏托邦”成了“異托邦”。
 
附:
麥地
 
吃麥子長大的
在月亮下端著大碗
碗內的月亮
和麥子
一直沒有聲響
 
和你倆不一樣
在歌颂麥地时
我要歌頌月亮
 
月亮下
連夜種麥的父親
身上像流動金子

月亮下
有十二只鳥
飛過麥田
有的銜起一顆麥粒
有的則迎風起舞,矢口否認
 
看麥子時我睡在地裏
月亮照我如照一口井
家鄉的風
家鄉的雲
收聚翅膀
睡在我的雙肩
 
麥浪——
天堂的桌子
擺在田野上
一块麥地
 
收割季節
麥浪和月光
洗著快鐮刀
 
月亮知道我
有時比泥土還要累
而羞澀的情人
眼前晃動著
麥稭
 
我们是麥地的心上人
收麥這天我和仇人
握手言和
我們一起幹完活
合上眼睛,命中注定的一切
此刻我們心滿意足地接受
 
妻子們興奮地
不停用白圍裙
擦手
 
這時正當月光普照大地。
我們各自領著
尼羅河,巴比倫或黃河
的孩子 在河流两岸
在群蜂飛舞的島嶼或平原
洗了手
准備吃飯
 
就讓我這樣把你們包括進來吧
讓我這樣說
月亮並不憂傷
月亮下
一共有兩個人
窮人和富人
紐約和耶路撒冷
還有我
我們三個人
一同梦到了城市外面的麥地
白楊樹圍住的
健康的麥地
健康的麥子
養我性命的麥子!

打印 關閉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藝術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鹰之:愤怒的圆圈(長詩)
.周其仁:小産權房有沒有放開的可
.趙薇:我想做個嚴肅的電影
.洪捷:香港代理書商憶南懷瑾
.沙馬近作八首
.胥志義:政府折騰——中國災難的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二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一
.京劇臉譜的由來及特色
.丁咚:美國政府關門,社會爲何沒
.回國觀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紅眼
.胡紫微:悲智雙運,再造共和
熱門閱讀   更多>>
.劉 誠:命运·九歌(長詩)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學生校園詩江湖風雲人
.劉 誠: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5.12汶川大地震詩歌專刊增刊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中國現代詩歌群體及代表詩人[百
.丁曉宇:性饑渴致留守婦女淪爲鄉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一箪:山東人原來是這樣看待莫言
.杜君立:簡評波蘭電影《卡廷森林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新開專欄   更多>>
.陳萬龍 .踏浪銀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濱
.流雲 .雲南楊光 .lqc88527
.許文富 .子歸 .胡禮忠
.秋江紅葉 .ouyang626 .花兒
.臨才 .穆高舉 .海堯
.阿爾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漢中翼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