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

香蕉视频

本網推薦:
您的位置: 香蕉视频 >> >> 評論
柳必成:跨越時空的詩歌守望

 跨越時空的詩歌守望

——柳必成詩歌印象

撰稿/劉誠

 

一位專業爲機器制造的青年人,因爲偶然的機緣被詩歌吸引,從此進入詩歌創作,並一發而不可收,他的作品不僅接連在地方報刊發表,還登上了《中國青年報》、《陝西日報》、《中國機電報》的寶貴版面,後來又被陝西省作家協會推薦參加了《延河》文學雜志舉辦的青年詩人培訓班。只是就在看起來距離詩歌夢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卻因爲一次意外的工作變動從此走上仕途,這一走便是二十多年。

生活便是限制;縱然是蓋世的英雄,也無法與現實爲敵。二十多年的變故,足以移山倒海,重造山河;二十多年的日常生活堆積,也足以將一個詩人的詩歌夢完全掩埋。讓人始料未及的是,時隔二十年之後,這位當年的青年詩人卻將一部精美的抒情詩集送上了讀者的案頭。

我以驚訝的心情讀到了柳必成詩集《假想》中這些樸素而新鮮的詩歌。它不大像是出自一位實權在握的現任行政官員的手筆,倒像是一位摯愛生命而又內心豐富的仕人寫給自己的一部精神的自敘傳。總體來看,《假想》中的詩歌,按寫作時間可以分爲兩大類。其中早期的詩,多爲青春、愛情、真善美的歌詠,字裏行間洋溢著青春的激情,輯錄在“風與樹”裏的詩便是這樣一些篇章。這些詩多寫于九十年代前後,遵循著抒情言志的古老詩訓,多少受到時代寫作風氣的影響,帶有那個時代的鮮明印記。經過了二十多年歲月的沈澱和磨洗,近年詩風爲之一變,那些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偶爾寫作的篇章,視野開闊,筆力紮實,情緒飽滿,每每迸發出靈感的火花,開始呈現出成熟詩人的某些特征。令人驚奇的是,按部就班、凡事都有程序、埋頭于各種公文之中的必成,居然沒有被刻板乏味的行政事務所掩埋,始終堅持在最靠近詩歌內核的某個位置,這應該說是一個奇迹。

對必成創作的突出印象是他對詩歌的愛,超越功利而且堅韌無比  衆所周知,九十年代以來的中國詩壇,一向圈子林立、是非蜂起,詩歌也因此呈現出多極分化的複雜面貌。其中一翼,自“日常寫作”而“口語”,而“廢話”,而“口水”,而“梨花”,而“羊羔”、而“烏青”,每況愈下,因爲太隨意、太輕率、太作踐詩歌不時引發衆怒,被網友反複惡搞;另一翼則矯枉過正,奉艾略特之《荒原》、瓦雷裏之《海濱墓園》爲宗,強調“難度寫作”,推崇詩歌的貴族性和書卷氣,往往在詩歌中引入複雜的神話背景,有時甚至故意設置閱讀障礙,結果遠離時代和生活,詩歌越寫越艱澀、越難懂,最終使詩歌成爲一種眩技的智力遊戲,于時代沒有任何關系。兩類詩歌各執一端,貌似截然相反,實則殊途同歸,每每從兩個相反的方向將詩歌逼入絕境。必成則完全不同,他對詩歌沒有任何要求,只是無條件地愛,這便使他的創作避開了困擾一般詩人多年的所謂“影響的焦慮”,成功地避免了許多詩人同行抛開詩歌創作的核心問題,只在形式上上下其手、反複試驗所導致的“智力的浪費”。多年來,無論詩歌思潮怎樣變化,必成始終恪守著詩之爲詩的根本,以詩歌直面人生,直面心靈,強調言之有物和表達的有效性,哪怕寫得少些,也決不粗制濫造,以詩歌的名義亵渎詩歌。他沒有成名成家的訴求,更沒有成名成家的時間表,那些附加于詩歌的外在訴求在這裏完全沒有,超越功利的愛,使他顯得氣靜神閑,不急不慌。此種難得的超脫,使他獲得了一般詩人所沒有的從容,這也正是必成詩歌絕無投機取巧的痕迹,反而像成熟的漿果一樣情緒飽滿、像月下的靜湖一樣沈靜內斂的根本原因。

對必成創作的另一個突出印象是寫作的個人性,它往往以詩紀事,信手拈來,使詩歌成爲一部詩人獨有的心靈秘史  詩歌要不要宏大敘事?當然要,沒有理由不要;只不過大可不必每一個詩人都來“宏大敘事”。前者如杜甫,其多數現實主義傑作,都在以詩歌的方式記載那個時代動辄牽動朝野、影響千萬人的重大事件,竟至成就“詩史”美名;以後者論,自九十年代以來詩人們紛紛回避重大事件,而將詩歌飛動的目光轉向內心,專注于抒寫那些細膩而隱秘的生命體驗,于今已成風行一時的寫作風尚。從這個角度講,必成的詩歌寫作似並無獨特之處,但必成的顯著優點在于,他在抒寫個人心靈秘密的時候,決不背離時代和社會,其個人性十分明顯的詩歌創作,始終不離開對時代與現實的強烈關注,詩歌于是成爲詩人面對時代的一種自然反應。或許在必成的潛意識裏,詩歌比其他文體,更長于記錄生活事件,且無比經濟,簡潔明快,決不枝枝蔓蔓,它比日記好用,在深度上遠超新聞,而又成功地避免了小說和散文的繁瑣和笨拙,不經任何媒介,即可直接進入另一個人的心靈,因此《假想》中的詩歌多以詩紀事,刻意回避了那些影響深遠的社會事件。如《邂逅一場雨》,幾乎就是一次真實事件的實錄——在一次必須由詩人出面主持的重要官方活動中,偏偏天不作美,剛剛還晴好無雲,忽然電閃雷鳴下起了大雨,事後詩人這樣寫道:“一位老朋友/永遠不改脾氣/說來就來/總是不約而至”,這是對“雨”的指斥;接著筆峰陡轉,變成了對意在“攪局”的“雨”的充滿優越感的嘲弄:“一位老朋友/永遠充滿自大/說走就走/總是不打招呼/那就請吧/我備好/鮮花/地毯/掌聲/不怕失去良機/之後/我違心地說/這場雨/知時節”。精神的王者,最終將習慣于“攪局”的“雨”踩在腳下,指證了一次精神的勝利。在一首題爲《那一年天塌了》的樸素到無華的悼亡詩裏,我們讀到了這樣的句子:“那一年,天塌了/准確地說/那一年/天塌的時間/是在吃過晌午以後/麥子收回來了/田裏還沒放水/我上學走的時候/在尿坑邊見過父親/他和往常不太一樣”這便是一位詩人與父親的永別。熟悉農村的人知道,在鄉間父親就是一個家庭的天,它比頭頂上那一片天更真實,約等于幸福的全部,只不過“天塌了”。“天塌”的動作在突然之間發生,沒有預告,也沒有通知,完全不考慮一位少年詩人的意見。低沈而吵啞的布滿血絲的呼告,凝固了那個生命中最慘烈、最悲催的時間刻度。天塌下來,首先砸在了詩人的身上,他感到沈重,日月無光。“二爸家的春娃來了/他還不到送信的年齡……/我跑出学校”,疼痛第一次重击了诗人;葬礼上那些怪异而神圣的仪程,跌跌撞撞的身影,及其种种难以尽述的细节……即使在数十年之後,我们仍能从这些俭朴的诗句里,感受到令人窒息的沉闷和压抑。然而,就在这个黑云压城的严重时刻,诗人见证了生命的奇迹——一位平凡的中国母亲,以令人惊异的沉勇和坚毅承受了这一重大的变故,拯救和保护了在危机中风雨飘摇的家庭。“那一年//就這麽早、這麽快地/塌了/也是從那一年起/我們家裏每一個人/就再也不信天了/尤其是我的母親/從此/只信自己”——這是一次對生存真谛的發現,也可以說是一次人生的盟誓,正是母親無所畏懼、不等不靠的執著和堅韌激勵和支持了詩人,詩人才得以在後來的生活中穿越人生的風雨,走向成功的彼岸。簡潔直白的語言,兼以“那一年天塌了”一句的反複出現,營造出一詠三歎、悲怆得連氣都喘不過來的詩歌節奏,使詩歌所攜帶的情緒反複加強,最後以排山倒海的力度作用于讀者,令觀者爲之動容。《小麥生長》一首初看寫小麥,所描摹的種種性狀無不緊扣小麥特征,其實卻是詩人心靈的一次真實坦露。沒有春風的溫潤,沒有百花的驚豔,冬小麥從凍土之下萌發,曆經不爲人知的艱難困苦,然後打苞灌漿,慢慢成熟。詩人不厭其煩地描摹小麥成長的全程,相當于一部詩歌版的“小麥簡史”,可惜這一切是被忽略的;人們只看到“小麥生長/油菜花開放/大地上如約而至的風景/碧綠與金黃/在蜂的翅膀上流淌”,卻看不到小麥背後的艱辛。事實上,小麥不是溫室裏的事物,即便是最尋常的小麥,它的成長那也是悲壯到無以複加,小麥如果是有靈性的,其內心也一定如風暴追逐的大海一樣波濤洶湧。只不過小麥是沈默的,在被遺忘的地方,許多同樣的小麥並沒有登堂入室修成正果,因爲還沒有等到成熟就枯萎了。漢中大地上司空見慣的經典意象,經由詩人重新命名,傳達出複雜的生命感受,自我的期許和對自然化育之恩的感激躍然紙上,成爲詩人最好的精神獨白。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顆粒飽滿,豐收在望”,信心緣于內心的強大,謙虛歸因于難得的清醒;“風調雨順/顆粒歸倉”——永不滑落的良好祈願,就像大海的燈塔,指引詩人穿過人生的驚濤駭浪,走向瓜果滿園的人生腹地。

對必成創作的第三個突出印象,是據傳統而決不拘泥于傳統,是情緒的圓潤飽滿,是詩藝的純熟與多變  由于工作繁忙,必成的詩多忙裏偷閑寫于手機,以短信的形式在朋友圈流傳,且多爲短章。但自前年以來,忽然出現了長達六十行以上的較大篇幅,比起以前的詩,這些詩格局大了,意象複雜起來了,飛動起來了,意象更加清晰、力度也更強,詩歌所攜帶的信息更加複雜,概括生活的力度明顯增強,詩歌所呈現出來的連綿意象更加闊大和壯觀。如《關于翅膀》一首洋洋六十余行,從個人生活的層面出發,升華抽象出耐人尋味的“翅膀”意象:“我多想擁有你/讓生命/在天空飛翔/黎明/披一身朝霞/夜晚/戴幾縷星光/即使一覺醒來/我已走到中年/對你的渴望/依然如青草生長”。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挂雲帆濟滄海;詩人渴望一雙始祖鳥一樣的“翅膀”,因爲只有“翅膀”給人以自由,帶我們脫離現實的樊籬到達遠方,它是自由的象征,也是自由的必需。然而“翅膀”是昂貴的,越是渴望越是沒有,反而一再迷失,于是只能在渴望與得到之間長久地猶豫徘徊,直到有一天發現,象征人生法力的偉大“翅膀”它不在別處,就在自己的胸腔裏撲閃,伴隨詩人的心跳砰然作響。大約與出生在著名茶鄉有關,詩人對最尋常的茶也自有其獨到的觀察和體悟:“一片茶葉離開茶樹/走出茶園  才能成爲真正的茶/道路如此曲折/讓人想見一個人的一生//在沸水中慢慢地舒展開來/輕盈的體態/優美的舞姿/只在水的內部綻放/這是生命的本色/在不知不覺中/茶與水的交談/將杯中無色之色/慢慢打綠”(《茶之語》)這些淡而镌永的句子,類似自言自語,不急不慌,不乍不驚,卻又耐人咀嚼,發人深省。茶在詩人筆下立體化了,可感可觸,有了心思,有了體態和香味,我們分不清哪裏是茶,哪裏是人,甚至茶就是人,茶就是禅,因爲“由茶向前再走一步就是禅”。這些貌似“傳統”的詩歌,自由言說,信手拈來,進退自如;舉凡身邊的尋常事物,只要被詩人捕捉,立馬成爲詩人的代言,他其實是在無意之中抓緊了不期然而遇的事物,以便方便地說出心中想說的話,傳達出那些複雜而莫名的瞬間感受。“夢/斷斷續續/被昨夜的叫聲/一截一截淋濕”(《聽雨》);“我讓秋天請你/下山落地/敲開外殼/終于摳出/一瓣一瓣/隱藏的智慧”(《山核桃》);“一塊石頭扔進池塘/叮咚一聲/水受傷了/水面頓時留下傷口”(《假想》),行雲流水的語言,樸素至極,簡潔至極,讀來卻極富張力。也有一些寫得很漂亮的抒情短章,如題名《沙田壩》的短詩,通篇寫“我”對一位美麗女性的觀察:她“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鳥兒,一年四季/飛到北方/飛到南方”,只是“去沙田壩沒有航班/坐大巴的路/也很遙遠/那里的山水不欢迎陌生人”,自我调侃之下,流露出一份难得的明快和轻松。抒情短章《树说》以树自况,传达出人生的某种况味。《上火》则以简洁的语言,将一次病理的“上火”与某些庞大的事物联系起来,使“把脉”这一中国医学特有的意象,得到刻意的突出和强调。这些令人惊奇的诗歌貌似传统,其实相当前卫,许多当代诗人常用的藝術手段,如比兴、拟人、象征的运用,意象、隐喻和通感等手法的引入,都有出色的表现;一些诗歌取材于寻常的事物,也都经过了陌生化的处理,而反复、排比、对比等传统修辞手段的巧妙运用,更给他的诗歌作品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藝術效果。

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从当年《延河》青年诗人培训班上高声诵读诗歌的文学青年,到今天成熟稳练的《假想》作者,这是一次跨越時空的詩歌守望。斷斷續續、不即不离;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剪不断理还乱。诗歌就像一位冷艳无比的绝色美人,当你发现它离你而去,其实它仍然在那里等你;而当你满怀热情地走了过去,却发现它已移情别恋。这位冷若冰霜而又不离不弃的女神级别的诗歌情人,被一位中国诗人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苦苦守望,至于是否得到了她的真心,则不得而知。其实这正是诗歌创作的常态,必成所面对的,其他诗人也一样面对。如果将诗歌比作情人,这情人向来如此:她冷艳无比、高贵无比,而且性情多变,永远不缺少粉丝的簇拥,它不需要怀疑,也不需要任何的论证,一个人只要在有限的生命中真心去爱就行。正是出于这个原因,谈论诗歌不必言爱,须得上升到信仰的高度——因为诗歌,我们得到升华;因为诗歌,我们心灵安妥,得以置身于这个消费主义年代里最幸福的特殊一族。

如此,則詩人必成何憾,反而應當感到幸運。

2016年元月2日,于漢中

打印 關閉
 
 

香蕉视频

頭題詩人   更多>>
本網推薦   更多>>
.李仁义:一位摄影藝術家的内心独
.民间记忆 百姓温情 ——剪纸技
.此在主義之武靖東詩選
.鹰之:愤怒的圆圈(長詩)
.周其仁:小産權房有沒有放開的可
.趙薇:我想做個嚴肅的電影
.洪捷:香港代理書商憶南懷瑾
.沙馬近作八首
.胥志義:政府折騰——中國災難的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二
.解非品鑒:中國當代詩人檔案(一
.京劇臉譜的由來及特色
.丁咚:美國政府關門,社會爲何沒
.回國觀感:普遍流行的狗眼病紅眼
.胡紫微:悲智雙運,再造共和
熱門閱讀   更多>>
.劉 誠:命运·九歌(長詩)
.中國詩歌第一電子互動平台——源
.八十年代大學生校園詩江湖風雲人
.劉 誠:宁夏诗章(11首)
.一箪:淺議莫言小說女性形象
.5.12汶川大地震詩歌專刊增刊
.一箪自選詩99首(第一輯)
.中國現代詩歌群體及代表詩人[百
.丁曉宇:性饑渴致留守婦女淪爲鄉
.一箪:我擁有愛,同時也擁有痛苦
.屈永林:黑衣人(長詩)
.施施然新詩5首
.一箪:山東人原來是這樣看待莫言
.杜君立:簡評波蘭電影《卡廷森林
.走在民國的街道上
新開專欄   更多>>
.陳萬龍 .踏浪銀河 .左岸
.暮然 .十品 .海濱
.流雲 .雲南楊光 .lqc88527
.許文富 .子歸 .胡禮忠
.秋江紅葉 .ouyang626 .花兒
.臨才 .穆高舉 .海堯
.阿爾丁夫-翼人 .终南幽幽 雁塔相伴 .漂泊客
.屈永林 .陳曉霞 .唐穎
.凡人 .楠山 .陸陳蔚
.艾葉 .青竹淩雲 .吳春山
.無聊之人 .半夜燭火殘 .宛西衙內
.臨淄姜健 .zgycyz .姜了
.中國先鋒詩歌導報 .阿爾丁夫•翼人 .無緣
.王保齡 .苦楝樹 .李飛駿
.融rong .luluhui2003 .絕不收兵

香蕉视频

關于我們    服務條款    投稿須知    常見問題    網站合作    版權申明    友情鏈接   
Copyright 2012 www.yuanliu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漢中翼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QQ:641362069   客服邮箱/網站合作:yuanliuw@